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周翔ABO】喜欢,你(08)

Tips:原著向1v1,周A翔O,日常

楷楷计划通,习习终于亲回去啦!

但是马上就又被亲回去了 ╮( ̄▽ ̄)╭

然后这章和刚才的加起来有9000+……

所以肯定不是我写的慢!

07

————

23.

转天便是周五,本轮轮回是客场作战,早上照旧训练,午饭后战队选手们稍作休息,便集合前往机场乘坐下午三点飞往B市的航班。

孙翔有点晕机,准确地说是晕降落,就是在飞机急速下降的时候会觉得头晕恶心、耳朵里嗡嗡作响,不过这事除了他的两位母亲外基本没人知道,因为他觉得晕机什么的实在太不符合自己帅气酷炫的形象,所以每次去机场前都会自己准备晕机药吃了,争取能从起飞一觉睡到到达目的地。

但这回运气不太好,两小时十五分钟的行程过去一大半时孙翔忽然醒了过来,正好飞机碰上一阵气流颠簸,他没能再睡着,降落时难受的厉害,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只想赶快到酒店好好休息。

下了飞机,微草那边派来车接他们,大巴车新崭崭的,车身上还印着微草的LOGO。上了车,一股清新剂混合着空调气味的空气扑面而来,对于本就有些头晕的孙翔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他靠在椅背上努力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恨不得自己能暂时失去嗅觉,不一会儿又觉得脖子难受,抬眼看看身旁气定神闲地戴着耳机听歌的周泽楷,深感嫉妒。

“喂。”他用鞋尖踢了踢周泽楷的小腿,对方摘下一边耳机,转过头来看着他。

孙翔毫不扭捏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借我靠会儿。”

周泽楷不明缘由地被他冷落了三天,此时不由一愣,孙翔懒得等他回答,身子一歪直接靠在了他肩上,周泽楷反应过来,调整了一下坐姿以便让孙翔能靠得舒服些,孙翔也不客气,半边脸几乎埋进他胸口,鼻尖蹭着他的衣服。

周泽楷衣服上好闻的洗衣液味道冲淡了车里令人不适的气味,孙翔觉得好过了些,眩晕的大脑渐渐产生睡意,迷蒙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轻轻塞进了他左边耳朵里,随之而来的是轻柔舒缓的钢琴声。

还挺好听的。孙翔一边想着一边睡了过去。

 

毕竟是在车上,孙翔睡的不能说有多舒服,半个多小时后被叫醒时脖子也有些酸痛,总之是心情不怎么明媚,更不想短时间内再坐一回大巴车,于是在微草那边的工作人员说微草战队已经在B市某知名饭店订好了包厢,请他们上去放好行李快点下来时,很不客气地直接说了“我不去”。

微草的工作人员一时有些尴尬,一旁的江波涛连忙打圆场,如沐春风地笑道:“抱歉抱歉,我们这位队员可能不太舒服,就不去了,其他人会尽快下来的,先谢谢微草的好意了。”

那位工作人员赶紧摆摆手说应该的应该的。

酒店房间是提前订好的,轮回在这方面很人性化,想住单间或者想和谁一间只要提前跟负责这一块的工作人员说就行,不过也只有正式选手敢这么任性,替补们一般都乖乖住标间。

一行人很快办完了入住登记,上楼放好行李,孙翔要的单间,直接留在了房间里没出来。

酒店房间的味道其实也不怎么使人愉快,但总是比飞机上车上好了许多,孙翔随便冲了个澡,换上睡衣,便把自己扔进了被子里。

醒来时窗外天色全黑,一看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屏幕上还显示着周泽楷二十分钟前发来的消息:醒了吗?

孙翔拇指一滑解锁,界面直接跳转到微信对话框,回复:醒了。

放下手机去浴室洗了把脸,回来看到周泽楷又发了条新的消息过来,两个字:等我。

孙翔于是抓了两个枕头往背后一塞就靠着床头玩起了游戏,十几分钟后屏幕上方再度闪出一条新消息,还是两个字:开门。

“慢死了。”孙翔老大不爽地嘟囔着走过去,丝毫没去细想一个A大晚上的什么也没说就叫一个O给他开门有何不妥。

周泽楷当然也不会趁机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只是来送饭的。

自午饭后就一直没吃过东西的孙翔睡醒后饥饿感也渐渐苏醒,此时闻到周泽楷拎着的大塑料袋里装着的饭盒逸出来的饭菜香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正要伸手去接,周泽楷却越过他直接走进房间,径自来到角落的桌子前,把三个塑料饭盒拿出来,逐一揭开盖子,再小心地撕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把筷子掰开,回身看向孙翔,“来吃饭。”

孙翔也不客气,心安理得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就吃了起来。周泽楷给他打包了两份菜,都是比较开胃且不油腻的,他各吃了大半,觉得饱了便放下筷子,周泽楷这时又从那个大塑料袋里拿出来一罐冰过的椰奶,拉开易拉环后递给他。

服务态度很不错嘛。孙翔边喝边抬眼看人,周泽楷侧身靠在桌子边沿,也正低头看着他。

“哎,”孙翔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手轻轻晃着喝了一半的饮料罐子,“车上你给我听的那个,是什么曲子?”

“你要吗?”周泽楷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两个从来没用手机蓝牙功能传过文件的人凑在一起研究了半天,又是自己摸索又是查百度的,终于成功了。

孙翔看着列表里多出来的文件,忍不住笑得窝进椅子里,“真够蠢的。”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小心道:“你…不生气了?”

孙翔是曾经很生气过,但他昨天已经决定要原谅对方,此时便完全不想承认,嘴硬道:“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对不起。”周泽楷说。

他道歉的态度诚恳,这几天和刚才又做了那么多,孙翔本来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这下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好像也不太对。

“你就只想说这个?”孙翔问。

“不是,”周泽楷很认真地看着他,“还有的,你要听吗?”

孙翔突然脸红了红,“现在不要。”

周泽楷微笑起来,“好,明天说。”

孙翔一点都不配合他,“明天要比赛,你个白痴。”

周泽楷还是笑,又温柔又好看,孙翔渐渐抵抗不住,偏开了视线,“你还不走?”

他这副模样实在太可爱,周泽楷十分努力才忍住了亲一亲他泛红的脸颊,再咬一口他那双水润唇瓣的冲动,默不作声地把吃剩的饭菜、喝空的饮料罐收拾好扔进垃圾桶。

走之前周泽楷说:“早点睡,明天加油。”

“我可不会输,”孙翔勾起一边唇角,“你才是擂台赛不要输给王杰希。”

这话实在毫无道理,每一场比赛的胜负都会受到各种不同因素的影响,不缺乏偶然性,团队赛尤甚,个人赛亦是如此,周泽楷虽然一直是轮回擂台赛的守关大将,但就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每一次都能力挽狂澜。

可他偏偏最喜欢孙翔那总是信心十足、倔强不服输的样子,于是笑道:“我也加油。”

门关上,孙翔过去扣上锁,心情莫名松快,刚睡过一觉也不觉得困,正好房间里有电脑也有读卡器,便拿小号进网游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又做了会儿睡前运动,这才刷牙关灯睡觉。

他把周泽楷传给他的文件夹导入音乐播放器的播放列表,调好音量,又设定了三十分钟后自动关闭,然后把手机开了飞行模式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

空灵柔和的钢琴声缓缓倾泻而出,如丝绸般温柔包裹了夜晚的睡眠。

 

24.

第十赛季第五轮,轮回战队再下一城, 6比4小胜微草,在客场作战且个人赛只得一分的不利前提下,于团队赛中强势反击,这其中孙翔和周泽楷这对新组合的默契剽悍功不可没。

客场比赛的第二天是不用训练的,上午可以随意单独或是组队出去玩,下午乘飞机回S市,晚上则是私人休息时间。

周一开始日程照旧,复盘、基础练习、观看下一轮对手最近的比赛录像并初步确定打法和战术安排。

下午快到六点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懒散,江波涛站在训练室最前面做了个简短的今日训练总结并安排好明天的训练计划,正要宣布可以去吃晚饭了,突然一声“哇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声惊叹是吕泊远发出来的,他很是兴奋地招呼坐在对面的孙翔和周泽楷,“你俩快看电竞时代的新闻,他们管你们叫‘Two No.1’哎!”

他很迅速地把网页链接发到了战队群里,坐他旁边的杜明等不及直接凑过去看,也跟着惊叹起来,“真的真的,说是‘两个第一’的意思,队长真棒习习真棒!”

结束语被打断的江波涛斥了句“大惊小怪”,却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点开链接看那篇新闻稿。

文章分析总结了五轮比赛下来孙翔和周泽楷的配合在轮回的团队赛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又谈到孙翔加入轮回后的转变以及周泽楷有了孙翔这一助力后更为如虎添翼的状态,最后甚至表示看好他们能够拿下本赛季的“最佳组合”。

孙翔和周泽楷的组合很强势很有威胁力,这样的言论其实在轮回第一场对兴欣的比赛后就有出现,但在现在轮回接连战胜霸图、蓝雨、微草这三支老牌顶尖劲旅后,更为有说服力了些。

训练室内众人由此展开了一番对本赛季轮回再夺冠的热烈讨论,最后江波涛不得不咳了两声稳住场面,“都别得意忘形啊,三十八轮常规赛可才过了不到七分之一。”

短暂的热闹过后大家纷纷散去前往食堂或是外出觅食,孙翔却依然坐在位子上盯着电脑屏幕。

他其实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从前他也认为自己很厉害,非常厉害,和所谓的联盟第一人只差一个神级账号和几个足够厉害的队友。后来他真的去了豪门嘉世,拿到了斗神一叶之秋,可他却输给韩文清,输给叶修,连一场团队赛都没带领队伍赢下来过。

在网游里被叶修带着几个普通玩家打败的时候,那人说他只适合玩超级玛丽。第八赛季嘉世跌进出局区再没能出去的时候,很多人说他不会带队不配当嘉世的队长。可他却直到嘉世最终输了那场决定生死的挑战赛时才明白“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的道理。

他其实不在乎别人怎么骂他,也不需要什么关心安慰,不需要“加油”或是“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只是想赢,想完成自己最初进入联盟时的憧憬,所以来到轮回后,他敛了自大收了傲慢,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融入轮回,学着如何不与团队的节奏脱节,学着如何小心谨慎地去面对对手协助队友。

“组合”或是“搭档”这样的字眼从来不在他的人生字典中,他认为自己不会有也不需要,只要能够听从指挥配合好团队就行。

他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到了,因为轮回本就很厉害,周泽楷足够强大,而江波涛能把队伍里的人都协调好,他只有继续努力。

而现在,他竟然得到了此前从未想过的肯定和认可,和另一个人成为了在别人眼里有实力拿下“最佳组合”称号的搭档。

TwoNo.1。

两个第一。

多么令人心动的字眼。

这感觉实在太过新奇,让他既觉得开心,又莫名的有些鼻头发酸,盯着电脑屏幕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连眼睛都忘了眨,直到有什么微凉的东西轻轻蹭过他的眼角。

周泽楷站在他身旁,弯下腰转过他的椅子让他面对着自己,指尖还残留着刚刚从他眼角蹭到的一点点湿意。

“哭了?”周泽楷声音很轻地问。

孙翔却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似的,水汽犹存的双眸瞪着周泽楷,“谁哭了?!我就是,就是有点开心。”

话说完了却觉得不对劲,眼前这位可是被夸赞的另一个主角,人家都没什么表示,他自己在这高兴个什么劲?

孙翔偏过头,“挺傻逼的吧。你肯定不懂。”

“我懂。”周泽楷说。

“你懂什么?”孙翔不服气,“你这么厉害,你才不懂。”

周泽楷有点想叹气,又有点想笑,向前倾了倾身,低头轻轻吻在他的眼皮上。

“我懂。”周泽楷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孙翔不知道,联盟里很多人大概也都忘记了,他在轮回的声望地位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他其实也曾经像当初在嘉世的孙翔一样备受质疑。

诚然他在接任队长和“一枪穿云”账号卡的当赛季就带领一直是中下弱旅的轮回杀入八强,然而季后赛第一轮便惨烈落败,随之也暴露出了许多问题——他不会鼓舞队员,不善表达,常会发生队员理解不了他的举动,甚至是理解错了的情况,面对弱队他可以一人弥补这些失误,可当对手是那些季后赛强队时,这些失误便成了对手轻易就能抓住的突破口。

他能冲破新秀墙,可是却无法突破与队员的沟通障碍,寡言腼腆是他自小养成的性格,刻进骨子里改不掉的,于是很多人都开始质疑他是否有担当队长重任的资格,轮回“一人战队”的名号被叫响,其中更多的却是讽刺意味。

他独自面对着种种质疑声,一直到江波涛来到轮回,成为他和队伍之间沟通的桥梁。

而现在孙翔有他,有整个轮回。

他们会一起拿下轮回的第三个冠军。

落在眼皮上的唇瓣带着对方的体温,孙翔不由自主地闭上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把人推开。

“……别老瞎亲。”

周泽楷低声笑了笑,“要揍我?”

孙翔闻言抬起头,“我什么时候揍过你了?”

“揍了,”周泽楷拉过他一只手,按在自己左肋下方,“这儿。”

孙翔很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上周发生的事情。

好像,是有不小心撞到过?

“疼。”周泽楷说。

孙翔脸上有点挂不住,“……这么多天早好了吧!”再说谁叫你不把话说清楚上来就亲人啊!

“心疼。”周泽楷说着,拉着他的手往上按在自己心口处,一脸“我受伤了要亲亲才能好”的委屈表情。

孙翔本来还惊讶于眼前这位被外界称为场下沉稳腼腆场上豪迈华丽的轮回队长竟然会有如此不正经的一面,可当对方的心脏跳动透过胸腔和衣服阻隔传到他的手心,越来越清晰有力时,他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脸。

这是为他而加速的心跳。

周泽楷很耐心地等了半天,终于,孙翔好像下了什么大决心似的,突然抽出手捧住他的脸,先是在右颊上亲了一下,接着一咬牙又在嘴唇上亲了一下,瞪着眼睛凶巴巴道:“行了吧!”

一瞬间,欣喜的情绪溢满了整个心脏。

“不够。”

周泽楷低下头含住他的嘴唇,舌尖急切地顶开齿关探了进去,随即便是积极热烈地探索,或者说,时隔多日的故地重游。

突如其来的攻势太过猛烈,孙翔一时无法招架,曾经有过的两次经验被冲刷得一点都不剩,丝毫派不上用场。

因为这不是临时标记,而是接吻,真正意义上的接吻。

周泽楷并没有释放出信息素,孙翔却好像感受了一股熟悉好闻的气息,也许是对方的须后水味儿,也许是沐浴露的味道,总之让他觉得很舒服,身体渐渐放松下来,想要做出一些回应,显得不那么被动。

可周泽楷却一点也不给他机会,舌尖在他嘴里翻搅挑逗,勾着他的吸吮噬咬,就像场上那个霸道强势的枪王一般,完全主导了节奏。

孙翔不服输地想要抢夺主动权,舌尖抵着对方的较劲,最后却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几乎喘不过气来。

就在孙翔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要咳嗽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放开了他。孙翔来不及找人算账,偏过头就是一顿猛咳。

“靠!”孙翔咳得眼圈泛红,一把拽过周泽楷的衣领,恶狠狠地,“老实讲!你跟多少人做过这种事?”

周泽楷一手撑着桌沿,一手托着他的脸,指腹在他红润的唇瓣上勾了勾,诚实道:“没有,就你。”

“谁信!……你这么熟练!之前我都忘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脑内演习。”

孙翔:“……”

他还是气不过,伸胳膊抱住周泽楷的腰把脸埋在他肚子上,刚才被憋气又咳嗽弄出来的眼泪全蹭到他衣服上去,然后保持着这么个姿势不动了。

四周一片安静,负责每天打扫训练室的保洁人员还要过会儿才会来,孙翔平静下来后又有点臊得慌,于是仍旧抱着周泽楷的腰想等脸上的热气散掉。

周泽楷站着任他抱了一会儿,抬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有声音吗?”

“什么?”孙翔还是头也不抬的。

“我饿了。”周泽楷说。

“哦。”

又过了大概半分钟,孙翔忽然从座椅上一跃而起,拉着周泽楷就往外跑。

“走走走,去吃饭!一会儿小排没了。”


——TBC


终于互相表白了诶嘿嘿嘿嘿(苍蝇搓手.gif


评论(11)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