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周翔ABO】喜欢,你(10)

Tips:原著向1v1,周A翔O,日常&甜甜甜

09

————

28.

什么叫挖个坑自己跳。

周泽楷觉得他这就是了。

那天两人在一张床上睡了一觉,第二天孙翔就很自觉地拿了衣服和各种生活用品搬到他房间,从此他过上了每天晚上都能抱着喜欢的人入睡的幸福生活。

但是只能看看,最多亲一亲摸两下却不能吃什么的……

实在是太憋得慌了。

偏偏他还不知道怎么主动开口提这事,就怕自己一个语死早把人惹怒了哄不回来。

孙翔倒是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就觉得周泽楷的枕头枕着很舒服,睡觉的时候周泽楷从背后把胳膊搭在他腰上的感觉很舒服,被对方温暖好闻的气息包围着也很舒服,每次灯一关都睡着得特别迅速。

周泽楷只好从一枪穿云的技能树默背到一叶之秋的技能树,团队训练的时候配合起来倒是又默契了不少。

因为孙翔每天晚上都跟周泽楷一起进房间,第二天早上再前后脚地出来,没几天除江波涛外的其他轮回正选们也都知道了他俩已经成功牵手的事。

吕泊远为此叹息了很久,他成为队长的牵红线人的期望落空了,真是令人十分难过。

曾经也是红线特别行动组一员的杜明叛变得十分迅速,就差没高举大旗呐喊:咱们队长英明神武,完全不需要助攻!

吴启则表示:那个已(zao)经(jiu)没什么意义的群可以原地解散了。

吕泊远倔强地一仰头:我不!那是我努力过的证明!

(然而不久后那个群的名字被他含泪改成了“今天队长和翔翔秀恩爱了吗?秀了。”)

虽然在一起了而且迅速睡到了一张床上,不过孙翔倒没觉得生活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每天训练完,还是游戏照打,歌照听,小说照看,刷微博发现什么好玩儿的就拉着周泽楷跟他一块儿乐。

改变当然也不是全然没有的,两个人开始更近距离的一起生活后,就很容易发现一些以前注意不到的事情。

孙翔才知道周泽楷竟然很会画画,抢来他的速写本翻看,先是一堆花花草草,然后是好几头神态各异的小狮子,再往后,全是孙翔自己。

正面,侧面,半侧面。认真训练的样子,开怀大笑的样子,故意耍帅的样子,羞恼的样子,连靠在床头玩手机到不小心睡着、手机砸在身上的样子都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

孙翔对画画什么的没什么见地,对着所有的画心里就是“好看”和“不好看”两种评价,但即便刨去画的都是他自己这点,他也觉得周泽楷画得特别好。

线条流畅利落,疏密粗细虚实搭配得刚刚好,整个结构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除了中央的大头或是半身,偶尔还在纸页边角里画几个圆滚滚的Q版,特征神态都抓得很准,只要是认识孙翔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那画的是他。

孙翔仔仔细细地翻完了,明明心里挺开心,却还要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两根修长手指拈了拈画着他的那十几页纸撅嘴道:“就这么点?”

周泽楷不解,孙翔“哼”了一声,一点儿不谦虚地继续说:“我这么帅,怎么也要单独一大本才画得完吧!”

他这副自矜自夸的模样,在周泽楷看来却是十分可爱,忍不住凑过去亲吻他翘起的唇角,嘴里心里全是被含化的橘子味儿夹心水果糖漫开的酸甜滋味。

何止呀。

这么帅气夺目的你,这么生动美好的你,这么努力执着的你,这么这么多的你。

多少笔墨和纸页都画不完。

29.

第七轮客场9比1大胜烟雨,轮回积58分继续保持势不可当的领跑地位。

烟雨战队所在城市距离S市很近,往来便捷,一天有好几十趟动车高铁,三十多分钟就能到,所以第二天的自由活动时间也就比较随意。

战队众人虽早已不是第一次来这边比赛,很多旅游名胜都已经去过了,然而当比赛结束烟雨的一行人走过来,活泼可人的舒家神枪手姐妹花姿态大方地表示明天可以做导游带他们去逛逛并被周泽楷平静的“谢谢,不必”和孙翔的不屑眼神拒绝时,几个单身狗还是大受刺激:你俩不要我们想要啊!

而孙翔已经拉着周泽楷回酒店规划明天的路线了。

他对园林风景什么的不太感兴趣,心心念念只是想去尝尝粉丝们在微博评论里@他推荐的各色美食小吃。

只不过他想吃的东西太多,又都没分布在一处,两人对着旅游地图斟酌了半天也没排出一个路上耗时最短但能吃到最多美食的路线,最后孙翔失去了耐心。

“算了算了,”他把笔一扔,指尖点着地图上某处,“就先去这里,之后走哪是哪。”

周泽楷自然是听他的,揉揉他的头发说:“好。”

于是洗澡关灯睡觉,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收拾一下行李,随便吃了点酒店提供的早餐垫肚子,便打车前往某条被推荐频率极高的古街。

粉丝们推荐的地方很多,有饭馆,有每天大排长队的网红小店,以及各种说不清具体坐标只能沿着路仔细找,星罗棋布地藏在小巷子里的小摊。

孙翔起先还兴致勃勃地拉着周泽楷穿梭在街道小巷间,这吃吃那买买,结果逛了不大会儿就失了兴致。

东西是真好吃,青瓦白墙的江南水乡房屋是真好看,但人也是真的多,偏偏他们还是在周日这种时候来的,虽然没走多远但就是觉得累,走到一座拱桥的时候,孙翔一屁股坐到桥墩上懒得动了。

他伸展着两条长腿,凉风习习拂面而来,桥下是绿波荡漾,几艘乌篷船舶在岸边,船家沿着石级上了岸,两岸店肆林立,门前屋檐下均悬挂着红灯笼,眺望间身后的人头攒动好像都不见了,这才觉出些小桥流水人家的温婉宁静来。

“孙翔。”

耳边忽然传来“咔嚓”一声,孙翔未及反应,又听到周泽楷叫他,下意识地回过身。

周泽楷正举着手机对着他,又是一道快门声响,孙翔像每个长得好看的人发现自己被偷拍时那样,大方送上一个帅气的笑。

于是周泽楷又按了一下拍摄键。

他拍完了,孙翔还是坐在石墩上,懒洋洋地招手让周泽楷过来给他看刚拍的那几张照片。

总共拍了三张,侧身看水的那张透着股文艺范儿,回头那张又有种漫不经心的闲适感,跟他平时自拍的风格很不一样,但都挺好看。

至于第三张嘛……

孙翔指着屏幕里莫名一脸傻气的自己,板着脸道:“麻利地删了!”

周泽楷手速飞快地把手机换到另一只手上,“不。”

孙翔皱眉,“几个意思?”

“收藏用。”周泽楷说。

“有病!”

孙翔骂了一句,本来也不是真生气,很快又去搭他肩膀,“哎,我们是不是没单独拍过合照?”

周泽楷想了想说:“宣传照有,算么?”夏休期拍的战队新赛季宣传照,其中有一张就是他们俩双人的,很俗气的背靠背,一边肩膀抵着,各自抱着胳膊对镜头做挑衅表情。

“那个不算!靠过来靠过来。”

孙翔伸长胳膊去勾他的脖子,两人亲亲热热地挨在一起,头靠着头,彼此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息,孙翔举着自己的手机,打开前置镜头,扬声数道:“三,二,一。”

快门落下,镜头在晴朗的阳光和微风里定格了恋人们温柔的笑脸,身后是江南水乡的诗意悠远。

晚上回到俱乐部,两人各自洗过澡,周泽楷把这三天换下来没洗的衣服拿去阳台的洗衣机洗掉。

回来的时候孙翔正在吹头发,见他过来便朝他招招手,意思是过来我给你吹。

虽然两人的头发无论是自己吹还是帮对方吹都要不了五分钟,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地进行着这项活动。

周泽楷坐在床沿,孙翔站在他身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他湿漉漉的黑发,突然说:“你说,要是哪天你突然染了头发,比如我这个色的,你的粉丝会怎么想?”

周泽楷轻轻摇头,抬头看他,“你呢?”

“我?”孙翔认真思考了一下,“反正都挺好看的吧,你皮肤白,怎么都合适。”

“你好看。”周泽楷说。

孙翔被他逗得一乐,“那是。”

关了电吹风随手一扔,十指插入他半干的发间像撸大狗似地使劲一通揉,然后在周泽楷低头整理自己被蹂躏得一团乱的头发时笑倒在床上。

好容易笑够了,孙翔随手抓来放在床头的一本漫画书翻看起来,擦过头发的毛巾、随手丢开的电吹风什么的都留给周泽楷去收拾。

过了一会儿,任劳任怨的周先生过来推了推他,“别躺着看,对眼睛不好。”

“知道了,你是我妈啊。”孙翔翻了个身变成侧躺,被周泽楷强行拉起来靠在床头,还特别体贴地给他背后放了个靠枕。

说曹操曹操到,没过几分钟孙翔就接到了他亲妈的电话。

还是他的Alpha妈妈孙弈打来的。

孙翔看到来电显示后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不同于他的Omega妈妈林翙的温柔和善,孙弈的性格比较严肃一些,尤其是板着脸训人的时候,所以孙翔在她面前一般都比较恭敬,连打电话都不会像跟林翙那样歪歪扭扭地随便窝着。

“妈?”

电话另一头的人“嗯”了一声,“我们要去S市参加研讨会,刚好有点时间,想过去看看你。”

“啊?”孙翔愣了愣,转头看了旁边的周泽楷一眼,“什么时候?”

“明天。”

“几点到,我去机场接你们?”

“不用了,主办方安排了接送,地方离你们俱乐部不远,我们先到酒店,放了行李再打车过去。”

“哦,那你们到了给我电话。”

通话结束,孙翔盘着腿发了几秒钟的呆,猛然道:“我得回去睡!”

万一他娘亲们要来看他房间,发现好几天没人住过,那解释起来就麻烦了。

周泽楷没说什么,默默地帮他收拾东西,人家家长的宝贝儿子,还是个Omega,换了个新战队没多久就住到了一个Alpha的房间里,确实说不过去。

衣服不用拿,就是一些洗漱用品要摆回去做做样子,很快就收拾好了。

孙翔站在门口,纠结了一会儿,说:“我不是怕她们知道啊,就是不想被啰嗦,你别多想。”

只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解释,已经足够让周泽楷觉得开心了,他伸手揉了揉孙翔的头发,柔声说:“不会。”

回到自己阔别一周的房间,孙翔临时补救地收拾一下擦了擦桌子,再把床单被套什么的换掉,确定没什么可疑之处了,这才放心地往床上一扑。

拿过手机看了眼,屏幕上是周泽楷刚发来的“晚安”,这几天都是被他搂在怀里听他在耳边直接说的,突然换了形式还真有点不适应。

很快孙翔发现自己不适应的不止是这一点。

摆好姿势躺了小半个钟头都没能成功入睡,他烦躁地踢了踢身上的薄被。

竟然睡不着了?他引以为傲的闭眼就能睡神技呢?!

明明都觉得困了,却总有些缺了什么似的不踏实……

孙翔困惑了,难道就因为跟周泽楷一块儿睡了几天?

早知道就顺他一件衣服过来……

不不不,孙翔你在想什么!!?

……

第二天周一,孙家两位家长是中午到的,上午的训练刚好结束,孙翔接到电话,向江波涛请了下午的假,出去接人。

林翙几个月没见自家宝贝儿子,隔着老远看到身影就忍不住招手,到了近前,林翙把他上下打量一番,上去抱了抱,“想不想妈妈?”

孙翔早过了天天要找妈妈的年纪,又还没到会想家的时候,随口附和了一串“想想想。”

孙弈则只是拍了拍已经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儿子肩膀。

不出所料,林翙果然要去看儿子的房间,孙翔拗不过,孙弈小事上一切听老婆的,不发表任何意见。一家三口进了电梯,林翙问:“吃饭没?”

“没,上午刚训练完,一会儿出去吃吧。”孙翔按下电梯楼层,“我房间真没什么好看的……”

“就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林翙捏了捏他的肩膀后背,“还不错,没瘦。”

“我们战队伙食挺好的。”孙翔说。嗯,每天陪他吃饭的那个人也挺好的。

他的表情突然有些不自然,想笑又努力憋住的样子,被孙弈注意到,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孙翔赶紧抬头看楼层显示,“到了到了。”

电梯间靠近周泽楷的房间,孙翔陪着他的两位母亲去视察自己的房间时,正好碰上吃完午饭回来的周泽楷。

孙翔突然就紧张了一下,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咳了两下才介绍道:“这是我们战队队长,周泽楷。这是我妈。”

“阿姨好。”周泽楷小小地鞠了下躬,他本就生得好看,特别招小姑娘大姐姐阿姨奶奶们喜欢的那种,这下更显得十分讨喜。

“你好。”孙弈点了点头。

林翙就热情多了,“小周是吧?你好你好,听小翔在电话里提过你呢,还要多谢你照顾他了。”

周泽楷腼腆地微笑,“应该的。”

寒暄完了,孙翔推着自家两位母亲往前走,“不是要看我房间吗?走吧走吧走吧。”一边朝周泽楷使眼色让他赶紧回房去。

周泽楷笑了笑正要进门,忽然感受到一道颇有威压的视线,奇怪地循向望去,却是孙翔身旁那位个子很高气场很足的女性正回头看着自己,于是又乖巧地笑了一下。

林翙在孙翔房间里转了一圈,检查他的生活状况,确定宝贝儿子每天吃好睡好,抽屉里备足抑制剂中和剂并定时更新,这才放下心来。

孙翔搂着她的肩膀往外走,“就跟你说我没问题吧。”

“是是,我儿子特别棒。”林翙笑着说,“一会儿想吃什么?”

孙弈在后面若有所思地看着孙翔起床后没有收拾、乱作一团的床,孙翔回头叫了她一声,“妈?”

“来了。”

一家人一块儿吃了午饭,孙翔陪两位常年忙于学术难得有空闲的母亲逛了逛街,看了场电影,又一起吃了晚饭,送她们回到酒店,这才打车回俱乐部。

“路上小心,到了给我们消息。”林翙说。

“知道了,你们早点休息。”

目送儿子乘坐的出租车驶离,林翙挽着自家Alpha的手臂回酒店。

“小翔的那个队长……”孙弈突然说。

“嗯?你说小周吗?”林翙对那个腼腆礼貌长得还特别好看的年轻人印象很好。

“他……”孙弈沉吟了一下,“他身上,好像有小翔的味道。”

林翙惊道:“真的假的?!”

孙弈皱了皱眉,“我不太确定。”

林翙沉思片刻,突然两手一拍,满意道:“哎,这个儿媳妇好,长得多好看啊。”

孙弈:“……”

“咦,不对啊,那个小周应该也是O吧?那他跟小翔……??”

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林翙都还在琢磨这个事,又不好直接去问儿子,纠结得不行。

最后还是孙弈拍板,霸道地把老婆搂进怀里阻止她继续胡思乱想,“他们自己的事,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30.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