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周翔ABO】喜欢,你(09)

Tips:原著向1v1,周A翔O,日常

赶上了!我真棒!

本章感谢唐昊同学的助攻w

虽然那两人也许并不需要助攻【doge

08

————

25.

孙翔如愿以偿地吃到了最后一份蒜香小排。

肉质厚实的小排一如既往炸得十分酥香,沾着白芝麻粒色泽诱人,不过食堂大师傅今天可能手抖放多了盐,越吃越齁得慌,但孙翔心情好,还是非常节约粮食的吃完了。

周泽楷去食堂的自动贩卖机给他买了盒酸奶,孙翔咬着吸管边喝边刷微博,忽然看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抬头看周泽楷,“我想去一个地方。”

周泽楷说“好”,然后孙翔就把他带到了距离轮回俱乐部两条街的一家宠物店。

宠物店有两层,店面宽敞,装修得也很温馨,店主是个看上去脾气就很好的中年女性,见孙翔走进门,停下算账的动作很自然地招呼道:“好几天没来啦,又出差了?”

孙翔点点头,“是啊,去了趟B市。”

她大概把孙翔当成一个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差的青年白领,感慨道:“那真是辛苦啊。”

“也还好,”孙翔说,“小猫在哪?”

店主指了指角落,“那儿呢,这两天刚睁眼,之前都放里屋养着。”

周泽楷跟着走过去,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孙翔喜欢猫,以前从未听他提过,微博上也没见他发过相关内容,不过原因倒也不难猜——帅气如翔哥怎么会让别人知道自己喜欢猫这种软萌的生物呢。

落地玻璃窗下靠近角落的地方放着一个大猫窝,奶牛花纹的猫妈侧躺着睡觉,六只花色各异的小奶猫像一个个毛团子,正趴在猫妈肚子前吃奶,但因为位置不够只有四只小奶猫抢到了先机,剩下的两只蹭来蹭去地找地方,急得发出又尖又奶气的叫声。

“真可爱。”孙翔长手长脚地蹲在猫窝前,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伸出食指很小心地点了点其中一只专注吃奶的团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又捏了捏小耳朵,露出陶醉而满足的表情。

周泽楷看看猫又看看他,附和道:“嗯,可爱。”

回去的路上孙翔说了很多关于养宠物的事情。

“我小时候就可想养猫养狗了,可是我妈对宠物毛严重过敏,所以家里只能养养金鱼乌龟什么的,没意思。”

“后来就当了职业选手,也不太方便。” 

“啧,估计得要退役了才能养。”

“不过嘛,那也是以后的事儿了,我可是还能再打好几年呢!”

“哎,对了,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云养猫'?”

周泽楷并肩走在他身旁,一边侧首倾听一边思绪飘远。

他这么喜欢小动物,是出于Omega的天性吗?

那他应该也会很喜欢小孩子吧。

以后生几个好呢。

两个吧,正好能让他们做伴。

再养两只猫两条狗,每天吃完晚饭,天气好就一起出去遛弯。

嗯,最好再买套带院子的房子。

要有一片草地,种不同的花,修个小水池,再架一座秋千。

……

那什么,这位周先生你真的想的太远了。

 

26.

十月十日,联赛第六轮战罢,轮回主场8比2干脆利落地拿下本赛季势头正猛的呼啸战队,重新回到领跑位置。

照例是胜队在输队之后接受记者采访,除了每次记者招待会都要上场的两位正副队,还有大概率会被抓上去的孙翔,这次轮回的经理也上了台,向记者们侃侃而谈了一番自第三轮开始的魔鬼赛程。

下了场,经理显然是志得意满,边走边兴致勃勃地拉着江波涛说话,几人行至通道岔口处,赫然却见呼啸队长唐昊等在那里,脸色不甚友好,让人不由觉得他仿佛是来找茬的。

“唐队?”江波涛投去疑惑的视线。

唐昊单手插在裤袋里几步走上前来,大概是无意对明知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的对象放什么狠话,心有不甘地扫了眼不久前才在比赛里放倒了他的周泽楷,转向孙翔,“喂,找你说点事。”

“啊?说啥?”孙翔也觉得莫名。

唐昊“啧”了一声,这二货还是跟以前一样没眼力劲儿,“过去说。”甩头示意了一下转角另一边。

孙翔还要说什么,他干脆上前一步握住孙翔的胳膊,正要把人直接拽走时感受到了阻力,却是周泽楷抓住了孙翔的另一边胳膊。

唐昊皱眉,这周泽楷当个队长连老朋友叙旧也要管?

而周泽楷只是无言地对视回去。

被夹在中间的孙翔陷入了更大的莫名其妙中。

两个Alpha队长隔空对峙,空气中仿佛有具象化的火花在劈啪作响,半晌,却是轮回的队长先开了口。

“我们的人。”周泽楷说。

一旁时刻关注着战局的江波涛舒了口气。

真是谢天谢地他没省掉那个“们”字。

不然万一传出去影响就不太好了。何况旁边还有个毫不知情的经理。

最后孙翔还是被唐昊给拉走了,周泽楷眸色深沉地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一旁的经理感受到莫名的修罗场氛围,满腹疑惑地转头去看江波涛。

轮回的好副队迅速堆上一脸微笑,“经理啊,关于最近队员们的心理状况我想跟你说一下……”边说边把人给忽悠走了。

另一边。

“到底要说什么?”孙翔双手插进外套口袋,好整以暇地靠在通道墙壁上。

“哦,之前忘了问你,你不是说有个人老占你便宜么,现在呢?”唐昊说。

孙翔当然不想被第三个人知道自己的乌龙事,当即矢口否认,“我才没那么说过好吗,再说你管这么宽干嘛。”

唐昊顿觉自己一片好心喂了狗,“靠,要不是看在同期的份上你以为我很想理你?”

孙翔也有点觉得这么说不太好,怎么说唐昊也是好心,正想找个理由糊弄过去,这时唐昊又说:“我是不想看到你哪天出现在社会新闻上好吗。”

孙翔当即炸毛,“卧槽!你才上社会新闻!”

“这是重点吗?”唐昊翻了个白眼,“你到底有没有事?别到时候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啊。”

“没有!!”

经过一番拌嘴互掐为主的鸡同鸭讲式交谈,孙翔终于成功让唐昊相信他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分别前两人照旧互放狠话。

“下次会是呼啸主场的胜利。”唐昊说。

“呵,下次我会让你输得比今晚更惨。”孙翔不甘示弱。

唐昊额角青筋一跳,“卧槽!今天又不是你打赢的我,得意个蛋!”

 

场馆后门的灯光不太好,加上周围种满草丛灌木,大晚上的总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孙翔一个人走出去时不由提高了警惕。

突然一个黑影晃过来,孙翔心脏猛地一提,接着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昏暗的灯光里。

“你没走啊!”孙翔瞪着来人,“我去吓我一跳……”

周泽楷淡淡地看他一眼,转过身,“走吧。”

孙翔没觉出他的反常,迈步跟上,因为觉得跟唐昊讲的那一堆都是废话也并未提及。

一路无话,到了该分开的地方,孙翔说:“那我回房了。”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孙翔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但也懒得多想,正要转身走人,又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孙翔被拽得一个踉跄的同时还下意识地感叹了一下抓的真准。

不对不对,今晚一个二个的老来拽他是怎么回事!?

“你干什么?放开!……喂!”

周泽楷完全无视孙翔的厉声怒斥,沉默着一路把人拉到自己房间里,“砰”地一声甩上门,跟着就将人抵在了门背上。

孙翔被扣住双臂,莫名其妙地抬眸瞪他,“干嘛你?!”

周泽楷盯着孙翔看了几秒钟,墨色的瞳仁幽暗深邃,映出对方疑惑而略带愠怒的表情,下一秒便一言不发地倾身吻了过去,孙翔没防备,直接就被顶开齿关勾住了舌尖。

确定关系后的这一周里周泽楷没少亲他,额头眉心鼻尖,更多的是嘴唇,好像他嘴里有糖似的,触碰吸吮都是温温柔柔的,孙翔觉得挺舒服便也从不抵抗还很配合。但这回不一样,唇齿交错宛如短兵相接,激烈碰撞,孙翔只觉下唇被磕得一痛,来不及惊呼,便遭到了单方面的纠缠厮杀,他躲不开,也不能直接把牙关一咬弄个血腥现场出来,又气又怒,却被堵得只能发出撒娇一般的哼声。

孙翔对这种自己处于弱势的情况十分不爽,可挣扎了几下扣着自己的人依然纹丝不动,这才觉出Omega和Alpha之间的力量差异来。

“哼嗯……”他渐渐喘不过气,抑制不住地发出哼声,心里想的却是:干脆咬死这货算了!

最后还是周泽楷主动放开了他,却没有退开距离,仍旧保持着压制的姿势。

孙翔偏过头喘了半天还咳了两下,这才怒气冲冲道:“周泽楷你发什么神经!?”

周泽楷也有些气息不稳,重重地吐息两下,低头埋进他颈窝蹭了蹭,闷闷道:“……生气。”

这突然的示弱姿态倒是很好地减轻了孙翔的怒意,可那两个字却弄得他更加莫名其妙,“你气什么?”

“唐昊。”

“啊?”

周泽楷直起身,两手撑在门背上,乌黑双瞳直勾勾地盯着他,“你们早就认识?”

“是啊。”孙翔想了想,“好像比认识你还早点。”

周泽楷看着他这副毫无自觉的模样,神经里Alpha天生的占有欲瞬间膨胀到简直要爆炸,偏偏还强自忍耐地听他回忆着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就是第七赛季刚开打的时候,常规赛越云碰上了百花,那会儿抑制剂中和剂都还是上一代的,效果没现在更新过的这么好,孙翔比赛打得太激动,信息素的味道漏了点出来,自己也没注意,打完比赛在厕所前面被唐昊遇到,误以为他发情,愣是差点把Omega救助中心的人给叫来。

孙翔一开始觉得唐昊有病,后来才知道是他家族里Omega好几个,所以养成了这种特别照顾的习惯。神奇的是唐昊一个从小在柔软美丽的女性O们包围下长大的Alpha,理想却是和一个温柔可人的Beta共度余生。

孙翔说着说着提到了些七期群里的事,周泽楷很容易就从中听出了他们关系不错,不但平时有事没事会在群里瞎聊互黑,有时候比赛碰上了还会一起吃个宵夜约个pk什么的。

在孙翔兴高采烈地说到“然后唐昊那傻货就……”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没能继续忍住,身子一压再次吻上那双水润唇瓣,好让那里不能再吐出令他嫉妒心飞涨的话语。

“你又……嗯!!”

话没说完便被吞没在了唇齿之间,孙翔身后是厚重门板,身前是Alpha结实有力的躯体,他没处可躲又挣不脱,还狠不下心去咬嘴里肆意作乱的舌头,只能被动地接受那毫无章法却令他应接不暇的深吻。

熟悉而滚烫的气息不断扑在脸上,孙翔隐约觉得自己似乎还闻到了点黑咖啡味儿,身体里属于Omega的臣服天性作祟,他控制不住地腰软腿也软,被周泽楷一手扣着后脑勺一手搂腰地固定住才没顺着门板往下出溜,口腔仍是一刻不停地受到侵占,热切湿滑的舌翻搅纠缠着,甚至有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他的嘴角溢出。

孙翔上身穿着队服外套,里面就是件简单的白T,周泽楷搂在他腰间的左手很容易就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摸到满手柔韧滑腻的肌肤,心头那簇火苗一下子燎高了几米。

该停下来了。他的理智告诉自己,孙翔现在肯定还接受不了这样,吃醋不是借口,他不能再继续做出会让孙翔生气,甚至厌恶他的事来。可是指尖上温热跳动的触感却仿佛在挑逗着他,诱惑他去探索对方身上更为隐秘的部位。

就在周泽楷将一边膝盖顶进他两腿之间,一手顺着他的腰线往下探进裤腰时,几乎要陷入意乱情迷里的孙翔猛地清醒了过来。

靠靠靠靠靠靠!!!

眼下的剧情展开让他又惊又怒,但很快定了定心神,凭着念高中以前在武馆里学习的记忆,不再被压制的右手顺着周泽楷的胸膛摸到肋骨下方,大拇指对准那一点用力一按!

“唔……”周泽楷吃痛地闷哼一声,手上松了力道,孙翔立即抓住机会把人推开。

他靠在门背上,抬手一把抹掉唇边不知道是谁的口水,接连被蹂躏了两回的唇瓣却仍是红艳艳的,喘着气道:“再来我不客气了啊!”说着还把右臂横在身前比了个手刀的动作。

周泽楷后退两步站稳,手捂着肚子皱起眉头,半晌没有言语。

孙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说话!”

周泽楷微低下头,略长的额发在他眼底投下一片阴影,嗓音微哑,“……对不起。”

孙翔脑海里不合时宜地闪过那句“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差点绷不出笑出来,“这就完了?!”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亲耳听到喜欢的人用轻松愉快的语气说着他跟别人,尤其是跟别的Alpha相处时的趣事的复杂心情,抬头看着孙翔,神色里显出些委屈和受伤来。

孙翔:“……”

这人竟然还好意思委屈!

可偏偏他还就吃这一套……

“好歹解释解释你突然发疯的原因吧?”他想到刚才周泽楷埋在他肩头闷声说出的那两个字,皱眉道,“你生唐昊什么气?”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不大情愿似的,“临时标记……他也做过?”

孙翔还在气头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顿时炸了,“我去怎么可能!!”

周泽楷眼波一动,“没有?”

“当然没有!再说揍你了啊!”孙翔气咻咻地冲他挥舞了一下拳头。

“那,只有我?”

“废话!”

虽然以前就有过猜测,但得到亲口证实的感觉仍是令人欣喜,周泽楷瞬间忘了右肋下方刚才被孙翔狠按那一下的疼痛,长腿一迈大步走上前。

孙翔眼明手快地横过一臂拦住,“还来?!”

周泽楷只是用力抱紧了他。

孙翔本来还担心他又突然发疯,使劲挣了两下却是被搂得更紧,连对方喜悦的情绪好像都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过来,孙翔被密实包裹在温暖熟悉的气息里,渐渐也放松了身心。

其实早该知道的。

为什么第一个和他走近。为什么偏偏只能接受他。为什么会为他笨拙的讨好而开心不已。

可他们却一个不善表达,一个单纯迟钝,硬是兜了一个圈子,好在路途不远,而他们一直在一起。

“蠢死了!……都怪你!”孙翔哼道。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但还是立即道歉,“对不起。”

孙翔得理不饶人,“要不是你老不把话说清楚……”

周泽楷听出他的意思,看着他的眼神无比认真,“你想听,我都说。”

孙翔瞪他,“那你说啊。”

周泽楷笑了笑,一手揽过他的脖子,额头抵着他的,语气郑重而带笑意,“喜欢你。”

孙翔一怔,舌吻都没在怕的人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纯情氛围闹了个大红脸,讷讷地,“什、什么啊!”

眼前的人眉目温柔含笑,再次说出那句不曾宣之于口,却早就盈然于心的话语——

“孙翔,我喜欢你。”

 

27.

孙翔又一次没反应过来事情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他坐在周泽楷的床上,而房间的主人正在一墙之隔的浴室里洗澡,能听到哗哗的水声传来。

宛如约那啥的前奏。

孙翔沉重地将脸埋进掌心。

明明自己的房间就在直线距离不到三十米的地方,为什么会答应那人今晚睡他房里啊!?

要说周泽楷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孙翔是一百个不相信,刚刚还把他按门背上亲了两回,他觉得那人现在肯定满脑子低俗思想。

但是明明答应好了结果转身就反悔落跑什么的,他也做不出来。

虽然对方力气大点,但孙翔自觉技巧上周泽楷肯定比不过他,要是敢乱来就直接狠揍一顿!

他对着空气比划了一记左右勾拳,顿觉十分有底气。

安然地坐在床边玩了会儿手机,水声停,很快浴室门打开,周泽楷一身水汽地走出来,上下都规规矩矩地穿着衣服,没出现什么烂俗电视剧里的画面。

周泽楷边擦着头发边走过来坐在他身旁,柔软的床垫陷下去一些,侧过身跟他说话时,熟悉的气息笼罩过来,是每次对方搂着他接吻时能闻到的味道。

孙翔意识飘忽了一下,回过神时人已经站在了浴室里,光的。

还能不能好了……

他死死盯着已经被自己顺手扔进角落脏衣篓的衣裤,半晌,转身把浴室门打开了一条缝。

“喂,那啥,我没衣服换。”

周泽楷很快拿了身自己的衣服给他,连新内裤都有,还附赠一条干毛巾。

孙翔把那沓叠得很整齐的布料放到置衣架上,然后按部就班地开始洗澡、关水、擦身、穿衣服。

上衣倒是挺合身的,然而当他发现内裤某个部位大了一码的时候,不禁觉得感受到了这世界的恶意。

Alpha什么的也太犯规了。

洗手池前的置物架上就有新牙刷,孙翔拆了一支,挤牙膏时发现周泽楷用的居然是小孩子似的橘子味儿牙膏,而且是一丝不苟地从底端往上挤,向来是随手一捏的孙翔难得也跟着规矩了一回。

刷完牙出了浴室,周泽楷正靠着床头看书。电吹风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应该是周泽楷刚用过,孙翔走过去正要拿,对方先一步放下书拿了起来。

“帮你吹。”他说。

孙翔于是坐在床沿享受起了吹头服务。

周泽楷跪立在他身后,把风速开到中档,按下热风键,另一手拨弄他的头发,手上的电吹风保持着一个合适的距离吹起来。

孙翔染的是比较浅的金棕色,发根能看到一小截黑,发质比较软,之前周泽楷揉他头发的时候就感受过,跟他的性格倒是很成反差。

热风渐渐蒸腾了柔软发丝上的水汽,带着浅淡的花草香味,明明是自己惯用的洗发水,可对方用起来却似乎更加好闻。

大概这也是某种滤镜吧。

孙翔惯常早睡早起,此时感受着身后那人修长五指在自己头皮上轻轻摩挲揉按的动作,电吹风的呼呼风声都挡不住他的睡意袭来。

他觉得这么坐着累,就放松地往身后的人身上靠,周泽楷拨弄着他的头发检查一番,确定都干得差不多了,关了电吹风放到一旁,从背后把人抱在怀里。

“好了?”孙翔仰起脸问。

周泽楷“嗯”了一声,捏着他的下巴低头轻轻吻上去,孙翔嘟哝了一句“干嘛”,却也顺从地张开嘴让他亲,偶尔回应几下,乖巧得简直不像他。

两人刚刚用过同一支牙膏,唇舌交错间清新的橘子味儿流转,渐渐发酵成令人沉醉的温馨甜蜜。

“困。”唇分时孙翔说,眼皮都快撑不住耷拉下来。

周泽楷在他唇上又亲了一下,柔声道:“那睡吧。”

两米的大床很宽,即使躺上两个身高腿长的成年男性也绰绰有余。

两人同盖一床薄被,孙翔习惯侧身睡,枕着软和的枕头,睡意愈发浓重,背后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贴过来,一只胳膊搭到他腰上的时候他都懒得动弹。

“敢不老实……手打断……”他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周泽楷不敢乱来,但心情也着实不怎么平静,先前光是听着浴室里孙翔洗澡的水声就止不住地心猿意马,此时喜欢的人香香暖暖地就躺在怀里,一颗心更是躁动不已,把一枪穿云的技能树默背了三遍,才总算让自己心如止水了。

真不知道这是福利还是给自己找罪受来了。他苦恼又幸福地想着。

 

第二天早上。

每个需要复盘的日子江波涛都会比平常早起一些,好提前去战术室调试投影、准备资料,听到身后的开门响动时,本以为是住他隔壁有着良好晨练习惯的轮回队长正好也出门,结果一回身就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场景——

孙翔打着哈欠从他们队长的房间里出来,睡眼朦胧地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江波涛:???!!??

他瞪眼看着孙翔一路飘回自己房间,身后又有动静,这回确实是周泽楷了,他立即投去质询的眼神。

“昨晚你们……?”剩下的话江波涛没好意思问出来。

“没有。”周泽楷言简意赅。

江波涛迅速冷静了一下。

他睡觉不算死,昨晚确实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而且刚才看孙翔走路的姿势也挺正常。

他表情严肃地看向周泽楷,“如果要有的话,记得做好安全措施。”

“还有,不要影响训练。”

周泽楷:“……”


——TBC

话说这文到这里就4.5W+了

而我竟然还没有成功开一次车…………

(陷入沉思。

评论(1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