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乔叶】在我心上(03)

掐指一算好久没更这篇,本来昨天想更的然而差了一点没写完………
总之为冷CP打call!!
Tips:原著向1V1,私设老叶退役后将队长交给小乔
前情提要:
兴欣十三赛季再夺冠,乔一帆酒后表白叶修
老叶:表白就表白你咬我脖子干啥很疼知道吗!哎哎哎一帆你别哭啊——(雾
——
03.
叶修早上睡醒,习惯性地先伸了个懒腰。
结果下一秒脖子上传来的尖锐疼痛让他差点叫出来。
昨天折腾的时间太晚,他人又累又困的,把乔一帆安置好,自己爬到另一张床上就睡了,根本没去处理颈侧被咬的那一口。
乔一帆咬的用力,一晚上根本愈合不了多少,他这么一个拉伸的动作,那块儿皮肉被扯的更是刺痛不已。
叶修捂着脖子侧过身,旁边的床上乔一帆陷在被窝里安静地睡着,姿势还是他昨晚给摆的那一个,呼气平稳面容恬淡,他不由忿忿地咬了咬牙。
“个小混蛋。”
可他接着又想起了乔一帆的表白和滴在他肩窝的滚烫眼泪。
阳光明媚的六月早晨,丢失了睡眠的叶修深深地叹了口气。
总之,先点根烟冷静一下。
心不在焉地抽完烟,叶修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苏沐橙很快带着两身衣服赶了过来,叶修穿上酒店提供的浴袍出去开门。
“你这是……”苏沐橙一眼就看到了叶修脖子上那个明晃晃的牙印,周围的皮肤上还有些红肿和淤青,可见先前被咬的有多用力。
叶修赶紧扯着领子遮住,尴尬地咳了两声,“一帆昨晚喝太多,发酒疯。”
“是吗。”苏沐橙轻声笑笑,把装着衣服的袋子递过去,叶修接过,正要转身回房间,又被叫住了。
“我知道你以前除了冠军其他一概不关心,但总也不至于迟钝到什么都看不出。”说着眼神朝房间里示意一下,“你是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叶修自然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有些无奈,“他比我小这么多,估计也就是一头热。”
“一头热了三四年?”苏沐橙往前倾了倾身,“全联盟都知道兴欣现任队长有多坚忍不拔,你不可能不清楚吧?这样的态度可不行呢。”
叶修简直要被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逼得贴到墙上去了,“……你还教育起你哥来了?”
“没有呀,我只是在跟你陈述利害关系,”苏沐橙一本正经,忽然又笑开来,“不过嘛,不管你怎么选择,我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叶修表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拎着袋子钻回房间。

乔一帆被叫醒的时候头还有些疼。
除了宿醉带来的脑子里一炸一炸的那种难受,后脑勺右边有块儿地方也不太舒服,抬手摸了摸,好像有点肿。
他还在模糊的记忆里迷蒙着,忽然有什么东西被扔到了他面前,低头一看,是他自己的一身衣服。
紧接着旁边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清醒了没?赶紧换衣服我们回去。”
乔一帆像是一个年久失修的机械轴承般一卡一顿地转过头,看到叶修站在他床边,就像他还没退役时在兴欣那样穿着普通的T恤休闲裤,裸露出的脖颈左侧,赫然却有一个颇深的齿痕。
窗外有几只鸟在聒噪地叫着,他望着人愣了几秒钟,终于想起来一些事。
倒不是关于他的后脑勺为什么会肿了一块的。
昨夜里他自以为是梦境而肆无忌惮做出的举动,说出的话,悉数变成了无可更改的现实摆在他面前。
恍惚间,叶修刚才跟他说话的语气好像充满了不悦,此刻看他的眼神也仿佛尽是不耐烦。
鸟啼愈盛,乔一帆只觉得头又疼了起来,所有的神经元都在跳踢踏舞,震得他很想抱头哀嚎。
乔一帆你都干了些什么!!!???
发什么酒疯???
喝多了不能直接睡死过去吗??!!
有没有时光机器啊???
“愣着干什么,没醒去洗把脸。”没给他太多懊悔的时间,叶修催促了一句,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叶修的手生得很好看,比例完美骨节分明,兼之修长白皙,连青色血管的凸起都恰到好处,让人很有咬上一口的冲动。乔一帆是极喜欢叶修这双手的,从前训练的时候就经常忍不住盯着看,此时却无心欣赏。
他偏开视线不敢看人,“我……我头有点疼。”
叶修正要出去招呼苏沐橙让她多等一会儿,边转身边道:“头疼?昨晚酒喝多了吧。”
乔一帆心态还没调整好,一听叶修说“酒”和“昨晚”就有些肝颤,抬手捂住又开始隐隐作痛的后脑勺,支吾道:“可能,是睡觉的时候乱滚撞到了床头吧。”
已经走到门口的叶修突然折了回来。
“撞哪儿了?严不严重?”他问,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切,似乎还有几分焦急。
乔一帆猛地攥紧了手里的衣服。
那双好看的手轻轻落在了他头上,触碰到他皮肤时的触感温热,指尖摸索着来到他后脑勺肿起的那一小块儿地方,他下意识地一颤,手的主人立即将动作放得更柔更轻。
叶修侧过身坐在床边,扒开他的头发对着窗外的光仔细检查,“有点儿肿啊……不过没伤口,你想吐吗?”
乔一帆愣愣地摇了摇头。
叶修又看了看,舒了口气道:“那没事儿,过个一两天应该就消了。”
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乔一帆裸露的脖颈肩背上,酥酥痒痒的,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器官也跟着颤了颤。
前辈这是……没生他的气?
心里刚要燃起一丝希望,紧接着就是兜头一盆冷水浇在那簇小火苗上。
叶修待他一贯是这么温柔关切的,会这样担心他也不奇怪,丝毫不提及昨晚的事,也许不过是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罢了。
仔细想想,第二种反应更像是叶修对于昨晚的事会做出的应对,既不让他难堪,又能表明立场。
乔一帆刚刚还有些躁动的心脏缓缓下沉。
那么,他该怎么办?

叶修此时的心情很矛盾。
乔一帆是他一手发掘带入兴欣的,亲眼看着那个曾经在灯光昏暗的选手通道里伤心抹泪的少年一步步从无人在意走到如今的万众瞩目,他对乔一帆的感情不可谓不丰富。
有关心,有期待,有骄傲,当然也有喜欢。
但这喜欢跟乔一帆对他的是不同的。
乔一帆对他或许偏向于“男女之情”,而他对乔一帆,只能说是欣赏,以及前辈对后辈的关爱。
可面对那一句表白,他又说不出什么严词拒绝的话来。
乔一帆比叶修小了有九岁,又是年纪不大就一个人远离父母家乡来到兴欣的,叶修总觉得自己算他半个长辈,理应肩负起呵护后辈身心健康的责任。
于是叶修一面告诫自己要适可而止,不能让乔一帆再产生额外的期待,一面又控制不住地去关心对方,毕竟这已经是他做惯了的。
听乔一帆说撞到头,他立马就冲了过去,想到这伤还是他昨晚没把人照顾好而导致的,心里还有些懊悔。
好在只是后脑勺那儿有一点肿,面积不大,没有什么血迹伤口,也没有发生撞得凹下去一块这种可怕的情况,叶修检查一番后放下心来。
等乔一帆洗漱的空档,叶修又琢磨了一下昨晚的事,想到他睡梦里叫的那声“前辈”,又想到那句带着哭腔的“我喜欢你”。
那时的乔一帆是什么样的心情,叶修无法感同身受,但那滴眼泪、话语中的压抑,让他觉得心里发堵,说不上来的心疼。
无论如何,叶修不希望再看到乔一帆脸上出现失落或是伤心,他对乔一帆的态度更不能也不会因昨晚的事而发生改变。
“前辈?”乔一帆推开浴室的门。
“弄好了?”叶修强制自己从杂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定了定心神,“那回去吧,昨儿那身衣服就不要了。”
两人出了房间,正靠在走廊墙上拿手机看电视剧的苏沐橙抬起头,叶修招呼她道:“走吧。”
“你们再不出来,我就准备破门而入了。”苏沐橙摘下耳机笑眯眯地说。
叶修总觉得她话里有话,食指曲起轻轻一敲她额头,“说什么呢你。”
离开酒店,叶修和乔一帆还没吃早饭,苏沐橙说她起晚了也没吃,于是苏沐橙提议去喝粥。
陈果订来办庆功宴的酒店是今年新开张的,叶修自然没来过,只对几个大商圈比较熟悉的苏沐橙也不熟这附近,倒是乔一帆说这边有家粥店口味不错环境也好。
三人到了地方,正是个早饭过了又不到午饭的时间,店里只有寥寥几人,也不用担心被人认出的风险。乔一帆熟门熟路地带着叶苏二人去点餐。
这家店餐品种类挺多,不光有数种粥,还有面、馄饨和小笼包之类,以及各种小菜。
苏沐橙临阵倒戈向了小馄饨,叶修正盯着菜单思考选哪种,乔一帆道:“这儿的南瓜山药粥不错,南瓜味儿很足又不会太甜,前辈应该会喜欢的。”
于是叶修点了南瓜山药粥,乔一帆又推荐着点了几样小菜和甜点。
点完单,三人寻了个角落里的四人座坐下,苏沐橙好奇道:“小乔经常来这边吗?”
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隔一条街有家猫咪书屋,我休息日偶尔会去,有一回偶然发现了这家店。”
苏沐橙来了兴趣,问乔一帆那家猫咪书屋的猫多不多黏不黏人,乔一帆一一答了,苏沐橙表示下回要叫陈果和唐柔陪她一起去。
“哎,叶修你是狗派的吧?”苏沐橙突然说。
“嗯?”叶修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应该是吧,以前家里养过狗,养了十多年。”
乔一帆坐在叶修对面,他这几年长开了许多,已经有了青年模样,肩宽背直的,面上却是一贯的腼腆拘谨,双手交叠地摆在大腿间,叶修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记忆里的某个景象,唇角不由扬了扬,“记得是大型犬,挺乖的。”
因为此时客人少,三人点的东西很快送了上来,先是几盘装在白瓷圆碟里的小菜,泡椒笋片,酸豆角肉末,凉拌金针菇,藕片,还有两碟做的十分精致的绿茶饼和紫薯球,在这渐渐浸染了夏日闷热的天气里很能勾起食欲。然后是三人各自点的主食,热气腾腾地盛在青花大海碗里。
乔一帆推荐的南瓜山药粥看起来很不错,色泽金黄间点缀着白色山药片,光是摆在面前就能闻到甜甜香气,勾引着人趁热来上一口。但叶修怕烫,吃这类刚出锅的东西总要先用勺子筷子拨一拨来散热,他还没拿起勺子,乔一帆已经一言不发地起身去取来一个小碗,用纸巾擦干碗底的水再递给他,自然得仿佛多年的习惯似的。
只是叶修在接过碗时无意中碰到了乔一帆的手指,对面那个小青年忽然就有些慌乱似的,朝他笑了笑,便低下头默默喝粥。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可怎么办呢?
对面而坐的两人各怀心事,一旁目收全局的苏沐橙慢悠悠地舀起一个小馄饨吹了吹。
真是两个傻瓜。

——TBC

然而苏沐橙早已看穿了一切!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