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周翔ABO】喜欢,你(04)

Tips:原著向1v1,周A翔O,撒糖日常

为什么突然更新呢

因为今天我过生日呀~

自己给自己祝贺一下,年年十八 (•̀ᴗ•́)و


03

————

9.

“够…嗯够了……”

孙翔喘着气把覆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一点距离,唇瓣因沾了不知是谁的唾液而亮晶晶的,双眸也是一片朦胧,都是憋出来的泪花。

其实他现在已是发情期最后两天,身体的不适感已近于无,但上回周泽楷给做了临时标记后他精神大为振奋,场上操作更是如鱼得水般顺畅,于是这次周泽楷再提起时,他便想也不想地答应了。

第二次接吻,即便业务再不熟练也该是学会了些的,可对方醇厚的信息素一涌进来,孙翔脑子里就有些飘忽了,Alpha的动作似乎比上回还要强势一些,令他更是难以招架。

周泽楷看着他的眸子黑幽幽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孙翔气息不稳地问:“可以了吧?”

关于这方面的事他知之甚少,因而本能的信任对方。

“嗯。”周泽楷低应一声,所做的动作却是完全相反,贴回去继续吮吻那两片水润的唇瓣,继而又顺着孙翔漂亮的下颌线向下。

不够。

再多一点。

甜美的,Omega信息素味道。

孙翔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半是被动地接受亲吻。脸颊忽然被什么柔软细密的东西扫过,有点痒痒的,他有些神游地想,原来靠近了真的能扫到脸上啊。

涌入身体里的Alpha信息素越来越多,全身每一个毛孔都仿佛张开了似的,贪婪地汲取着养分。

好舒服。

就这样继续下去,好像也……

不对!

孙翔想到再过不久就要开始的比赛,心中顿生警醒,抬起右臂做了个格挡的动作,偏过脸道:“我觉得可以了!”

突然被拒绝,Alpha本能作祟下周泽楷心里一阵不耐,只想强硬压制眼前这个不听话的Omega,但这股冲动很快便被他自己压了下去。

周泽楷双手握拳地抵在墙上平复着气息,孙翔被他圈在两臂之间,背后就是墙,空间太窄也没法动弹,见他低着头半天不回话,又推了推他,奇怪道:“你怎么了?”

“我先出去。”

“等会儿!”孙翔赶紧拉住他,“你就这么出去啊?”

说着跑到沙发上在自己包里找了瓶东西出来,周泽楷克制着转回身,兜头就被迎面而来的液体喷雾浇了个透心凉。

“行了你先过去吧。”孙翔冲他晃晃手里的中和剂,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周泽楷:“……”

备战室的门关上,孙翔拿喷雾把自己里外上下都喷了一遍,最后重点照顾了一下脖颈处。

凉凉的喷雾撒上去,覆盖了方才颈侧被有着另一个人体温的唇瓣贴合的灼热感,孙翔忽然呆了呆。

……临时标记是需要亲脖子的吗?

上回好像没有这种操作啊。

 

10.

那天轮回主场对蓝雨的比赛,轮回的绝对核心一枪穿云表现的极为强势霸道,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押枪乱射自是不在话下,伪连更是不知道打出了几次,技术统计也给不出答案,画面上只能看到一枪穿云精准灵活的攻击,不断变换的走位。

而这样蛮不讲理的迅疾攻势对于蓝雨而言仿佛是刺中了他们弱点的锋锐利器,最终轮回团队赛大胜,连同个人赛的两分,以7:3拿下了绝对优势的胜利。

 

选手通道,正要去参加赛后记者会的轮回几人与刚结束采访的蓝雨战队狭路相逢。

职业选手都深谙“场上对手,场下朋友”这个道理,不会因为输了比赛而把情绪带到场外,互相问好后,蓝雨队长喻文州先开了口,“周队不参加记者会?”

周泽楷作为轮回队长,又是轮回乃至整个联盟的脸面,向来是每一场记者会都要出席的,而他此时却不在轮回队伍里。

“小周不太舒服,先回去了。”江波涛解释道。

周泽楷是团队赛刚打完,出了比赛席就没了踪影的,孙翔本想约他晚上pk,找不到人只好去问副队,得到的也是刚才江波涛给喻文州的回答,此时便也没觉得惊讶,只是想着等回去了一定要找周泽楷问清楚情况。

一旁的黄少天倒是很不服气地嚷起来,“什么什么什么?谁信呐!刚才还打那么狠一下场就不舒服了?团队赛竟敢绕过我去欺负我们队长,让他出来跟我pkpkpk!”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蓝雨的小剑客卢瀚文已经很不留情地补刀,“可是少天前辈,分明是你被拖住赶不回来,没保护到队长。”

“混蛋小鬼你说什么?!”

一大一小两剑客旁若无人地争辩起来,喻文州有些无奈,“让你们见笑了。”

“蓝雨的气氛果然很活泼啊。”江波涛微笑道。

两队就此别过,孙翔走在队伍左侧,恰好同喻文州擦肩而过,感觉到对方缓了脚步投来视线,孙翔也偏头看去,正对上喻文州有些疑惑和探究的目光。

孙翔被他这么一打量,皱了皱眉头正要问话,喻文州却是略带歉意地对他笑笑,便加快脚步离开了。

……搞什么?

孙翔没看懂喻文州最后那个表情,但记者会在即,也只能先把注意力转过去。

 

接受完采访,孙翔跟江波涛还有一起参加记者会的吕泊远一道回宿舍。

路上孙翔给周泽楷去了几条消息也没收到回复,他没多想,只当对方恰好没注意到,到了宿舍楼层,孙翔抬脚便要往周泽楷的房间那边走。

“等等,”江波涛叫住他,“小孙啊,我想你还是先不要去找小周。”

一向笑脸迎人的副队难得表情严肃,孙翔脑子里涌入各种热血漫画里角色突遭伤病的桥段,心下一沉,“他……病的很严重?”

孙翔心里是不愿相信的,这也太突然了,刚才比赛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现实哪有跟漫画一样的。

“……”江波涛:“不是,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没生病?”孙翔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江波涛有些欲言又止。

孙翔再次接收到那种疑惑又探究的眼神,心里只觉得莫名其妙,“知道什么?”

“没什么,”江波涛心念几转,脸上很快换回了他一贯的平和微笑,“总之小周没事,你有什么想问的,明天再去找他吧。”

“那……好吧。”孙翔并不是喜欢追根究底的人,听江波涛这么说,便也没了继续问下去的念头。

江波涛目送孙翔回了自己房间,心下稍安,拽过一旁当了半天吃瓜群众的吕泊远。

“来,泊远,帮我个忙。”

 

11.

俱乐部宿舍二十四小时供应热水,随开随用,孙翔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把自己扔到床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里。

十点一刻,还不到平时的睡觉时间,但也没什么好干的。

他闭上眼,脑海中又浮现出不久前那场团队赛的画面,一枪穿云高速移动的同时手中双枪火光不断,乱射中带上押枪技巧,接连击飞蓝雨的小剑客和气功师,一记滑铲近了索克萨尔的身,接着便是一套迅疾利落却又无比华丽的枪体术攻击。

术士本就不擅近身战,喻文州又有手速硬伤,而蓝雨其他人那时要么被拖住要么在赶来的路上,周泽楷手速狂飙,压着夜雨声烦赶到的前一秒解决了索克萨尔。

如果那时站在一枪穿云对面的是自己的一叶之秋,能不能接住那一番攻势?

孙翔仔细回忆他在比赛中看到的一枪穿云的攻击,但他的一叶之秋那时也在战斗状态,没法像观众视角看的那么全面,许多处都中断了,他坐起身来,想要开电脑搜索今晚比赛的录像。

正在这时,桌边的手机伴着铃声震了起来,来电显示的照片上是一个十分温婉美丽的女人的笑脸,孙翔接起电话。

“妈?”

“宝贝儿!”另一头的人很是兴奋。

孙翔家双亲是典型的AO组合,只是两人第一性别均为女性,曾经还是学姐妹关系,不过在AA甚至OO婚姻都已经合法化的当下,这着实没什么奇怪的。

此时打来电话的是孙翔的Omega母亲林翙,四十出头的年纪却仍像个小姑娘似的,孙翔跟她比起母子相处的更像是朋友,交谈的氛围总是很轻松随意。

“你们终于从山沟沟里出来了?”孙翔说。

孙翔的两位母亲都是从事地质工作的,经常要跑一些深山老林戈壁滩之类的地方,要不就是泡在实验室里。据说当年林翙还是她们学校地球化学专业那一届唯一的女性Omega,人长的漂亮性子又活泼,在整个学院人气都很高,结果不知怎么的,才过半个学期就被一个同专业大三的、同样很受欢迎的女性Alpha给收走了,碎了一地ABO的心。

“什么山沟沟,是裂谷。”林翙纠正他。

裂谷那不还是山沟沟啊,孙翔本想这么吐槽,但他深知自家母亲在涉及专业的问题上有多认真,绝对能现场给他来一场深刻的地质名词讲解,于是便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林翙给孙翔讲了些勘探过程中发生的趣事,转而关注儿子的近况,“对了宝贝儿,你发情期是不是到了?”

“都最后两天了,放心吧我每次都按时吃药的。”

“那就好,你平时也多注意着点儿,你们那圈子里Alpha挺多的吧。”林翙还是叮嘱道,毕竟她儿子可是干过发情期突然到了,不打电话寻求帮助反而一个人跑回家,路上还撂倒了一个企图袭击他的Alpha这种事的。

“知道知道——”孙翔抱着枕头懒洋洋地窝进被子里。

林翙挺久没跟宝贝儿子说话了,手头上项目刚结束也有些空闲,便继续闲聊,“在新战队开心吗?”

孙家两位母亲虽然忙于学术工作,但对儿子的工作生活还是有关注的,有时林翙看到网上对孙翔的诋毁言论,还会气的想要注册账号上去跟人掐架。

“开心啊。”

出乎意料地,林翙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她对什么荣耀联盟战队的,了解的其实不算太多,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之前在一家叫嘉世的战队里过的并不舒心,有一阵跟她们通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沉沉闷闷的,到了他们联盟的什么夏休期也只回家呆了不到半个月,还几乎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然后就又收拾行李,说是要去新战队了。

对于孙翔放弃学业要把打游戏作为职业这件事,林翙从来都没什么意见,只要儿子喜欢就行。但是那段时间,她是真动了把孙翔叫回家的念头。

她的宝贝儿子,凭什么被别人那样指摘?

现在听到这样的回答,她那一直有些不安的心终于稳稳地落了回去。

“那跟新队友相处的怎么样?”

“还不错吧,队里人都挺好。”孙翔仰躺着看着天花板,想到一开始团队配合的不顺利到现在的有条有理,想到他们一起去吃宵夜,杜明拍的丑了吧唧的合照,想到他们一起拿下的胜利,最后又想到周泽楷给他做的临时标记。

“嗯……帮我很多忙的。”脸颊忽然有些热,孙翔把手机移开一些,另一手在床上摸索着找耳机。

“是嘛,那记得要谢谢人家啊。”电话另一端的林翙笑盈盈的,身后自家Alpha温柔地抚了抚她的长发。

“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孙翔终于摸到缠成一团的耳机线,单手不好解开,只好作罢,用空着的手背贴了贴莫名发烫的脸颊。

之后孙翔又跟他的Alpha母亲说了几句,才打完了这个近二十分钟的电话。

躺在床上放空了会儿,孙翔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是要开电脑搜索比赛录像的,这么一打岔差点儿忘了。他坐起身来,跟着又躺回去。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这会儿再看录像估计要晚睡,要是看的手痒了还找不着人pk。

不知道周泽楷睡了没有。

江波涛说他没事,那就应该是没什么事吧。

孙翔抱着枕头翻了个身,点开微信看了眼,最新那条消息还是九点多那会儿他自己发过去的。

真没事?没事怎么不回个消息,难道一早就睡了?

孙翔忽然觉得心里痒痒的,难耐的很,他想了想,果断下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就过去随便敲敲门,孙翔想着,要是有人应就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没人应就当他睡了,不然他自己就要纠结的没法儿睡了。

周泽楷房门前正站着个人,孙翔走近一些,看清那是吕泊远,刚想说话,结果一张嘴就打了个喷嚏。

“哎哟!”吕泊远被他吓的一蹦,转过身来,“怎么是你啊翔翔。”

“呃……”孙翔捏了捏鼻子没再往前走,前方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一直往里钻,勾的他鼻子又酸又痒的。

这味道……黑咖啡?

吕泊远朝他走过来,有些着急道:“你可千万别过来啊,队长易感期呢,我刚给他送了药。”

孙翔被喷嚏憋的眼泪都出来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吕泊远说了什么,眨着水汪汪的双眼懵懵地看着他,“啊?”

“总之你快回房间啦。”吕泊远推着他往回走。

到了自己房间门口,黑咖啡味儿没了,孙翔也不想打喷嚏了,这才终于能好好开口说话,抓着吕泊远问:“你刚才说周泽楷易感期?”

“对啊,副队还让我给队长送抑制剂来着。”

孙翔总算知道他刚才闻到的咖啡味儿是哪来的了。

Alpha的易感期,跟Omega的发情期差不多,只不过症状没Omega那么强烈,就是信息素会不受控,浓度也会提升,并且在此期间容易被Omega……诱惑。

孙翔的脸唰地红了。

那他比赛前还帮自己……?


——TBC

这两人差不多要开始谈恋爱了~

谈恋爱了,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酱酱酿酿了w

哎,也不知道好好的ABO怎么给我写的这么纯情……

我应该上来就让习习的抑制剂失效然后他们疯狂地……才对!

顺便科普(?)一下:

习习妈妈的名字“翙”,意为鸟飞声,亦指鸟飞,引申一下就是“翔”的意思啦~

评论(11)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