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周翔ABO】喜欢,你(03)

Tips:原著向1v1,周A翔O,撒糖日常
突然更新!没想到吧哈哈哈哈


02

————
7.
在周泽楷震慑四座且维护意味浓厚的发言之后,江波涛随便说了几句套话便让新闻官宣布招待会结束,没有记者继续追问,毕竟这种问题一个说不好,可是会招来人权协会的。
三人离开发布会现场,江波涛本来还担心孙翔会不会觉得心里膈应,就听他不悦道:“刚才那人什么意思?他觉得我是O,实力就不如你们A?”
江波涛差点被自己绊倒,他在战队决定买下孙翔后特地去详细了解过这个人,把他能找到的关于孙翔的采访都看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孙翔其人,年轻气盛,恃才傲物,追求胜利但也敢于承认失败,总的来说是个好孩子。
而现在一个多月相处下来,他脑子里的备忘录中关于孙翔那一页上又多记了两点:单纯好骗,有时思考方式奇特。
但这回虽然孙翔理解错了,江波涛也并不想解释给他听,毕竟那记者话里意有所指的方向实在令人不快。
思及此,江波涛措辞已至嘴边,却是被一旁的周泽楷给打断了:
“那种人,不用管。”
周泽楷的语气听起来还是淡淡的,已与他共事了两年多的江波涛却从中觉出了少有的情绪波动,似乎是……愤怒?
“这话我赞成!”孙翔当然没江波涛想的那么多,挺高兴地撞了周泽楷肩膀一下,“哎,刚才比赛打的不够爽,回去我们P两把怎么样?”
“好。”周泽楷自然是点头答应。
江波涛很是无奈:喂喂,就算你们俩一个是正队长一个是重要攻坚手,也不能无视我这个副队的存在随意在比赛后约PK啊。

三人回到备战室拿东西,一推开门,就见吕泊远杜明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旁边吴启一脸“那我就勉为其难配合一下你们好了”的表情,方明华捧着手机在聊天。
“你们怎么没回去?”江波涛奇怪道。他们今天是主场比赛,从比赛场馆后门出去,抄近路只要十几分钟就能走回轮回主楼。
“等你们啊。”吕泊远说着,朝杜明眨眨眼。
“副队副队!”杜明忽然举起双手挥舞着叫道,“我申请咱们一起去吃宵夜!烤肉烤肉!”
吕泊远吴启纷纷附议,方明华默默地也举了一下手。
江波涛转头看周泽楷。
周泽楷不说话,又去看孙翔。
孙翔不明所以:“啊?那就去啊。”

于是一行人打车前往附近商圈,找了家营业至零点的烤肉店。
店里客人不算多,服务员把他们领到最角落的位子,卡座之间有木质镂空屏风隔断,隐蔽性倒也不错。
座位是两条长沙发夹着中间一张长桌的形式,一边可以坐三到四个人,台面上置了两个长方形烧烤盘。
孙翔低头看了眼手机并删掉一条垃圾短信的功夫,吕泊远和杜明眼疾手快,把他和周泽楷分别挤到了卡座两边的最里面,面对面而坐。
周泽楷没什么意见,坐下来后把他戴了几乎一路的黑框眼镜摘下来,没办法,他在S市辨识度实在太高,即便晚上出门也得做点防范措施。
孙翔本来也是无所谓的,结果他收起手机想调整一下坐姿的时候,一抬腿就踢到了对面周泽楷的小腿上。
没办法,两个人都是180+大长腿,实在不能怪卡座间距不够宽。
孙翔吐槽了一句,转头想跟杜明他们换个位子,然而后者已经跟吕泊远愉快地在翻菜单了。
方明华坐在最外面,摇了摇头,作为全联盟少有的已婚人士,他实在无法理解这几个单身狗为什么会这么热衷于给别人牵红线。
“瞎折腾。”他点评道。
坐他对面的江波涛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吊灯,悠悠地说:“歪打正着也说不定呢。”
“……”方明华默了默,“你说的跟我想的是一个意思吗?”
“现在还不确定。”江波涛说着朝右边看了一眼。
方明华不由得也转头看去,孙翔正随意拿着周泽楷的黑框眼镜把玩,发现是没镜片的,吐槽他戴着像个老干部,周泽楷把眼镜框拿回来,反手戴在孙翔脸上,评价了一句“高中生”。
周泽楷把眼镜脚往孙翔耳朵上挂的时候孙翔躲了一下,镜框歪着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衬得眼睛更大脸更小,看着就像小了好几岁,他还很不服气地反驳自己怎么也得是大学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代入了什么前提,方明华突然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真的很和谐。
说笑间一行人点的肉和菜很快端上来了,一个个白瓷盘子将桌上的空余处全部占满,红白相间纹理美妙如画的肉片肉卷们安静地躺着,却让人只想赶紧把它们烤到滋滋冒油然后沾上酱料送入五脏庙。
肉片熟的很快,周泽楷夹起一片烤的刚好的雪花牛腩放到孙翔盘子里,又贴心地叮嘱一句“小心烫”。
孙翔回忆起某件还不算久远的事情,有些羞恼道:“那是意外,意外!”
周泽楷回给他一个安抚的微笑。
座位另一端,成为轮回战队正式选手已经六年的方明华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
队规里有没有规定不允许队内恋爱来着?

吃饱喝足,杜明掏出手机,表示今天是孙翔加入轮回后队伍的第一场比赛第一次胜利,非常有纪念意义,必须要拍照留念。
他跑到桌子前面招呼:“来来来,拍照拍照!”
没带自拍杆,杜明必须奋力伸长胳膊高举手机,其他人也配合地靠他近一些。
“哎呀队长翔翔你们离太远了,头靠近点!”杜明突然道。
相距不到二十厘米的孙翔和周泽楷对视一眼,默契地同时往中间靠,杜明却还嫌不够,各种找理由,一直到他俩耳朵都快贴一起了才总算满意了,大家摆好表情等他按快门,结果又是过了好一会儿。
“杜明你还行不行了?”吴启催促道。
“我总得调一下角度和光线嘛。”杜明理直气壮。
“明明,我快要流眼泪了……”努力睁了半天眼睛的吕泊远说。
“马上马上!”
孙翔也等的有些不耐烦,他现在是一个肘关节支在桌面上的姿势,保持久了着实硌得慌,见杜明还在调整,便动了动换了个姿势。
“痒。”周泽楷突然说,热气洒在孙翔左颊上。
“嗯?”孙翔还没来得及细问,只听“咔嚓”一声。
画面定格在这一瞬。
轮回的队员们靠得很近,有人神情自然有人故意做鬼脸,但透露出的是同样的高兴心情,背景空隙里是高高两摞他们吃完后累到一起的白瓷盘子。
接着又是咔嚓两声响,杜摄影师宣布拍好了,众人都是松了口气。
“我把照片发群里啦。”杜明欢快道。
“靠!杜明你个蠢货拍的什么鬼?!”吴启只看了一眼就不干了,“把我拍成这鬼样!?”
“啊是吗?哪里哪里?”杜明嘴上应着,手指已经飞快地点开微博输入文字发布照片,“哎呀不小心传微博上了!”
吴启气的要死,作势要拿筷子抽他,后者抱着手机缩在座位上,队长救我副队救我明华哥救我的乱喊。
孙翔正慢条斯理地吃着水果,冷不防被撞了一下,差点抖掉刚插上来的小番茄。
杜明可怜兮兮地抱住他的胳膊,“翔哥!翔哥救我!”
孙翔冷酷无情地把他推开,“自救吧你。”
“呵呵。”吴启冷笑。
杜明继续在座位上抱头鼠窜。
孙翔点开Q群看照片,心想怪不得吴启生气,杜明这拍照技术着实差劲,就拍了三张有两张都是糊的,而硕果仅存的那一张里,除了周泽楷还能看,其他人基本都被他拍成了奇怪的样子,吴启在翻白眼,吕泊远一脸傻样,就连孙翔自己眼睛也没看镜头,估计就是周泽楷在他耳边说话的那一瞬间。
但孙翔心情很好。
以前他对轮回印象不错,是因为轮回有联盟的脸周泽楷,而现在他觉得轮回的每个人都很好。
孙翔喜欢轮回。

一行人打车回到战队俱乐部时已经过了十二点,看门大爷是一早打过招呼的,很快便过来给他们开门。
已婚人士方明华已经另行回家找自己老婆去了,剩下的单身汪们一道往宿舍走,出于某种默契,孙翔和周泽楷渐渐被落在了后面。
走过训练室所在楼层的时候孙翔突然想起了什么。
“说好了回来P两把的,今天P不成了。”他撇撇嘴,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周泽楷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这回孙翔记得把他挥开了,顺便还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在选手通道里周泽楷在他后脑勺上揉的那两下。
“你干嘛又揉我头发?”孙翔一脸“翔哥在努力控制,你再这样我可真要生气了”的表情。
周泽楷觉得他这样实在可爱,顿了一秒钟,再次上手。
“嘿!”孙翔把他挡开,反手在他头上薅了一把,突然一乐,“你还没我高呢。”
“……四厘米。”
差一厘米也是差,孙翔本来想这么说的,难得的换位思考了一下,A被O说不够高肯定会不爽的,继而又想到他来轮回后周泽楷各方面都帮了他很多,决定不继续打击对方。
“咳,虽然你比我矮了点,但颜值还是可以跟我一较高下的,不要太气馁。”孙翔真诚道。
“嗯。”周泽楷被他萌的想笑,伸手又要揉他头发。
“靠你还顺着台阶上!”孙翔炸毛了。
两人你来我往地较量起来,前面离他们最近的江波涛抬头望天,默默地想,我要不还是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吧。

8.
轮回第二场比赛的对手是家没什么实力的小战队,于是干净利落的又拿下一个10比0,孙翔还在擂台赛里真正地完成了一次一挑二。
但第三场比赛可就没有前两次这么轻松了,这一轮,他们将在主场迎战霸图战队。
上赛季的冠军队和亚军队的激烈碰撞,无疑将是本轮最受关注的对决。
这一周轮回的备战也是十分紧张,上一赛季他们战胜霸图是因为抓住了对手连续多场高消耗比赛后体力不足的弱点,同时也暴露出了自己缺乏强力攻坚手的不足,本赛季孙翔的加入弥补了这一点,但他们之间的配合在模拟训练中表现再好,说到底也还未经过真正有威胁性的对手的检验,而若是有什么漏洞在比赛中被对手抓住,那将是足以致命的。
经历过挑战赛洗礼的孙翔当然十分清楚这一点,在这一周的配合训练中更是全力以赴毫不松懈。
终于到了周六这一天。
孙翔醒的很早,而比赛是在晚上,今天白天也不需要进行什么专门训练了,只要做好调整保持手感就行。
但孙翔却是睡不着了,他翻了几次身,果断起床下楼跑了几圈,觉得有点累,便回到房间准备冲澡洗漱,再去吃早餐。
嗡嗡。
洗完澡出来,七点整,孙翔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两下。
拿起来一看,是一个App发来的消息,提醒他发情期快到了,记得按时按量吃抑制剂。
科技发展的好处就是,只要你的发情期比较规律,电子程序就能提前几天向你预告,从而使得因为忘记发情期到来而忘了吃抑制剂导致种种后果的情况的发生概率小了很多。
但科技发展并不能彻底消除发情期带给Omega的所有负面影响。
孙翔皱了皱眉头,从抽屉里找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粒胶囊就温水服下。

终于到了晚上。
赛前也是有记者招待会的,主要是问问选手们对打败对手有没有信心,预测一下今天的比赛结果之类。
轮回现在的状况很好判断,霸图本赛季没有人员变动,但肯定也会对他们上赛季暴露出的体力问题作出调整,于是记者自然要问轮回的队员们如何看待即将要进行的比赛。
“我们会赢。”孙翔给出的依然是十足他个人风格的回答。
孙翔打从心底就是个傲气的人,从不惧怕任何对手,甚至对手实力越强大他越兴奋,发情期吃完抑制剂照样上场大杀四方。
但那是以前他还没从叶修手上领会到“失败”的时候。
倒不是说他现在就惧怕强大的对手了,而是会开始担心自己状态不佳引起失误而拖累团队。
尤其轮回还是上赛季的冠军队,将要面对的是他们曾经战胜过的战队,若是因为他……
孙翔觉得烦躁,甚至开始想自己怎么没去买一支针剂扎一扎。
Omega的发情期抑制剂有两种,一种是孙翔今天早上吃的胶囊,属于事前预防类,需要从发情期前三天一直吃到结束,药效温和,对身体损伤小。另一种则是针剂,是在发情期已经开始后强行中断用的,药效强大,所带来的副作用也更大。
扎一针针剂当然不能改善孙翔现在的状况,纯粹是他病急想要乱投医。
但多吃两粒胶囊求个安稳总还是可以的。
“你们先过去,我有东西忘了拿。”孙翔说完,转身就朝来路走。
轮回队员们面面相觑,杜明问:“翔翔怎么了?”
江波涛沉吟不语,方明华道:“小孙今天一直有点不对劲啊。”
周泽楷已经一言不发地跟过去了,杜明担心孙翔,也想去看看情况,却被江波涛拦住,“凑什么热闹,就快比赛了,还不赶紧去选手席。”

轮回备战室。
孙翔前脚踏进去,包里的药瓶刚翻出来,周泽楷后脚就又推开了门,孙翔手一抖,药瓶掉了回去。
这下他更加烦躁了,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你跟过来干嘛?”
周泽楷并不回答,反问:“你不舒服?”
孙翔当然不想跟眼前这个既是他队长又是个Alpha的人讨论他发情期快到了这个问题,只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
周泽楷却是不放过他,迈步朝他走过去,又道:“发情期?”
对方语气已近似肯定,孙翔所幸破罐破摔,放下背包回过身看着来人,“是,所以我现在要吃药,你不会要看着我吃吧?”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说“吃药”,那就是他发情期还没真的到,只是提前吃预防药,而自己这一天都没有闻到什么Omega信息素气味,说明孙翔肯定已经吃过药了,中和剂也没少喷。
那么他临上场前还要跑回来吃一次药的原因就很清楚了。
“你紧张?”周泽楷说着,又朝他迈了一步。
猛然被戳中自己最不愿承认的事实,孙翔表情一僵,“我怎么会——你烦不烦!”
备战室不大,周泽楷已经逼近到他面前了,孙翔不爽地想把人推开,却被对方精准地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
孙翔气急想要挣脱,周泽楷手劲确是不小,只向下一个用力,本就因发情期临近而有些疲乏的孙翔便向后跌坐在了沙发上。
突然的失重感令孙翔有些晃神,他抬起头愣愣看着眼前的人,依旧是熟悉的精致眉眼,眼神却让他觉得有些陌生。英俊挺拔的年轻男人俯下身,日光灯投下他的影子,被笼罩的孙翔忽然有种被禁锢住的不安感。
“临时标记?”周泽楷说话的声音依然是低而柔和的。
“什、什么?”走神的孙翔闻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
“你要帮我……做临时标记?”
“信息素,你会舒服。”周泽楷空余的另一只手撑在沙发靠背上,靠的离孙翔又近了些,轻声道,“要吗?”
他还尚未释放出信息素,孙翔却仿佛已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的确,对于因为即将进入发情期而出现不适的Omega来说,只有Alpha的信息素才能带来最好的安抚效果。
周泽楷就是一个Alpha。
孙翔并没有说出那个“要”字,但他放松下来的姿态、形同默认的态度已经给出了回答。
周泽楷倾身吻了过去。
孙翔在对方靠近的过程中一直睁着眼睛,他其实觉得有点耻,但这是他小时候学武术养成的习惯,带他的师傅教导他,视线一定要时刻注意四周,谨防对手突袭。
周泽楷肯定不会突袭他,只是他实在有点不安。
毕竟被Alpha临时标记什么的,他可是第一次啊。
周泽楷在孙翔红润的下唇上吮了几下,发现对方一直在看他,有些无所适从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想笑。
他把不用再制着孙翔而空出来的右手轻轻覆在孙翔脸上,低声道:“闭眼。”
“哦。”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孙翔这时候很听指挥,忙把眼睛闭上了。
长而细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在周泽楷手心里轻轻扫过。
心尖上最柔软的地方仿佛也被温柔地触碰了。
下一秒,周泽楷单手扣住孙翔下颌,舌尖探寻到他齿间,有些急切地叩开齿关顶了进去。

临时标记,Alpha给Omega的最简单契约,不必触碰到敏感脆弱的腺体,只需要一个吻。
但这吻又不只是普通的吻。
是要唇齿相依,舌与舌直接而亲密的接触,唾液交换,信息素碰撞相融。
黏膜被舔过,舌尖被勾起来用力吸吮,孙翔紧紧闭着眼睛,纤长微翘的睫毛颤动着,醇厚的气息温柔而强势地包围在他身周。
孙翔从没接过吻,更别提是这样激烈的深吻了,此时主导权也完全不在他手上,他几乎连呼吸都忘了要怎么进行,憋得头脑发胀,可是又全身心的觉得舒服。
Alpha丰沛的信息素随着深吻不断灌入他体内,一寸寸抚平了他生理的不适和心理上的焦躁不安。
都说轮回队长周泽楷全能无解,除了加血什么都会,还真是这样。
孙翔晕乎乎地想,他竟然连增益buff都能加。
还加的这么好。

因为时间关系两人的“临时标记”没有进行太久,分开的时候孙翔除了有些脸红气喘心跳加速,全身精神头都特别足,跟刚磕了兴奋剂似的。
他砸了砸嘴,一嘴黑咖啡味儿,略微有些苦,是周泽楷信息素的味道。
至于孙翔的呢?
“橘子汽水,”周泽楷看着他说,“甜。”

——TBC

评论(14)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