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乔叶】在我心上(02)

思考了很久还是把酒后那啥删掉了

毕竟那样小乔要追他的前辈就困难了……

有空的话再当支线写出来好了ww

——

02.

吃饭的包厢在酒店二楼,而陈果订好的房间就在同一栋楼10层,叶修只需要扶着人从包厢走到电梯,上楼,再移动到房间就行。

本该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但喝醉的人本就比平时沉一些,这几年乔一帆还蹿的比叶修高出了两公分,虽然瘦,身量毕竟在那里,叶修好不容易把人搬到电梯上,心里只觉得大意了,艰难地想要腾出手来按楼层。

“我帮你吧,几楼啊?”正好电梯里有个妹子,见状友好地问道。

“10,谢谢啊。”

电梯缓缓上行,叶修老觉得那妹子在往他们这边看,他板着脸兀自岿然不动。

妹子在8层下,电梯门打开,他正要松口气,妹子巴着门框犹犹豫豫地问:“那个,你,你是叶修大神吗?旁边这是乔队吧?”

反正妹子也要下了,她刚才帮了忙,周围也没别的人,叶修大方点头承认,还有点惊讶自己都退役三年了还有人记得。

妹子一下兴奋起来,眼睛都亮了,“真的是你们啊!叶修大神我喜欢你好多年了,从你还在嘉世就喜欢了!还有乔队,乔队今晚真是超级棒!团队赛最后暗阵里连杀两人我都快哭出来了,一下就想起了三年前兴欣跟轮回那场总决赛啊!对了兴欣今晚是在这家店办庆功宴吗?乔队喝醉了?乔队这几年真的很拼啊,我们都可心疼他了……”

叶修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挺文静的妹子竟然是狂热粉那一挂的,正措辞准备强行打断,趴在他肩上的乔一帆不舒服地动了动,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声音。

“噢噢噢大神你是要带乔队去休息吧那我就不打扰了啊你们赶紧上去吧上去吧。”滔滔不绝了半天的妹子话头一顿,继而标点都不带地说了一大串,蹦着出了电梯。

电梯门自动关上,妹子笑着朝他们挥挥手,叶修颔首示意,觉得这个反差很大的妹子人还是很好的。

殊不知妹子转过身掏出手机点开一个微信群聊就嗒嗒嗒嗒地敲了一大串:我的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啊啊啊啊你们肯定不相信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啊啊啊啊我站乔叶我自豪啊啊啊啊啊!!!

 

叶修架着人走到十层房间门口,一路上乔一帆都在发出很不舒服的声音,叶修虽然没照顾过喝醉酒的人,也知道他这是想吐了,于是久违地爆了一次手速,掏房卡开门插电一气喝成,紧接着使了大力将人拖到马桶前,还没等帮乔一帆摆好姿势,后者就哇地吐了出来。

叶修赶忙补救,然而他自己的衣襟和乔一帆的袖子上还是沾到了点秽物。他给乔一帆顺了顺背,确认他吐完了,按下冲水键,偏偏这会儿门铃响了起来,他只好把人放到浴缸边上靠墙坐着,先去开门。

是陈果帮忙叫的客房服务送来了解酒药,叶修道了谢接过药剂,正要叫那个服务生去帮他买两件T恤衫什么的,浴室里传来“咚”的一声巨响,他赶紧关了门跑回去。

乔一帆已经顺着栽到浴缸里去了,那么大一声响也不知道磕着哪儿没有,人倒是还迷糊着,哼唧了两声,听着挺委屈的。叶修又是一番手忙脚乱,给人脱衣服拧毛巾擦脸,再掰开嘴把药剂喂了,然后把人搬到床上塞进被子里。

做完这些,叶修累个半死,衣服弄脏了,身上也沁了一层汗,怪不舒服的,只好撑着再把自己冲洗一番。

没衣服可换,叶修便拿了衣柜里挂着的浴袍穿上,好在这家五星级酒店提供的浴袍材质柔软,穿着还算舒服。

回到床边,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叶修正想给陈果打个电话说一声他们今晚就睡酒店里明天早上再回去,陷在被窝里的乔一帆忽然蹭动了几下。

陈果订的是个标间,为了防止这个醉鬼乱滚摔到床底下,叶修把他塞到靠墙那张床的角落里还用被子裹住了。这会儿看他使劲要把被子蹭开,已经进入了“照顾喝醉儿子的爸爸”这个角色的叶修便凑过去察看情况。

乔一帆蹙着眉头眼睫翕动,额上沁着一层薄汗,也不知道是难受的还是做噩梦了,叶修一条腿跪着撑在床上,帮他把被子扯开一些,躺在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张嘴就叫了声“前辈”。

叶修一晚上不知道被他这么喊了多少次,猛地听到这么一声哑哑地轻唤还是觉得心里一阵柔软。按说这一通折腾下来,换个别人他早翻脸了,可乔一帆就是有让他心疼的本事,从前是,现在也是。

这个傻孩子,拿了冠军不是挺高兴的事吗,喝那么多酒把自己搞得这么难受做什么?

叶修轻轻把粘在乔一帆额上的头发拨开,正想去浴室拿块毛巾来给他擦擦汗,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乔一帆此刻的感觉很奇妙。

好像一脚踏进了水里,又像是踩在了云端之上,晕晕乎乎,目眩神迷,半是清醒,半是沉醉。

恍惚间感觉到有个凉凉滑滑的东西在轻抚他的额头,舒服得令他想要叹息。

他想知道那是什么,于是以现任超一流荣耀职业选手的精准操作猛地抬手抓住了,察觉那物事想要挣脱,还加大了五指紧握的力气。

抓到了。他有些得意地想,缓缓睁开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

现在乔一帆可以确定自己是在做梦了。

不然前辈怎么会出现在他床上呢?

——坐在他床上,靠在他身前,手腕被他紧紧抓着,浴袍的领子开了,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脖颈和胸膛。

就像那些曾不止一次地出现过的隐秘梦境。

乔一帆头脑发热,气血乱涌,手上猛地用力一拽,再一个翻身就把眼前那人给按着胳膊压在了身下。

那人先是露出了震惊的神情,紧接着便用力挣扎起来,乔一帆死死制着,很快那人便不再挣动了,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又是那种关切里带着点疑惑的眼神。

太真实了。

可梦境这种东西,愈是真实才愈是显得虚幻。

乔一帆鼻头一酸,半个晚上的借酒消愁才勉强压下去的情绪再度涌上来。

亲手捧到冠军奖杯的那一刻,他心里也是无比激动的,目光第一时间就去人群里找寻那人,想知道那人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可当最初的兴奋一点点退去,怅然若失却一层层蒙上心头。

他做到了,他终于可以理所应当地向那人讨要奖赏了,可他想要的全是不可言说。

“前辈……前辈,前辈……”

心里满涨的情绪几乎要把他撑爆,乔一帆无处发泄,只得一声声不停地唤着那人,可这丝毫也不能减轻他满腔隐忍的苦楚。

——“一帆。”

那人忽然叫了他的名字,熟悉无匹的声音,很轻很轻,落在他心上却仿佛是重重一击。

这是梦吧。

是梦啊。

乔一帆再也忍耐不住,俯下身压在那人身上,把脸埋进他颈侧,鼻尖蹭过光滑细腻的肌肤,紧接着便狠狠地一口咬了上去,听见那人“啊”的一声痛呼,血腥味立时在舌尖蔓延。

乔一帆闭上眼,有什么从脸颊滑过。

他已经忍了太久,几乎成了一种习惯。可现在,眼下,此刻,酒精作祟,神经放松,曾经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又被强制镇压,深深埋在心底,偶尔不小心才会被挣出来蹦跶一下,藏匿许久的话语就这么从舌尖逸出。

“前辈……叶修。”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叶修猛地张大了眼睛。

他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感觉的。

身边有个人喜欢着自己,小心翼翼,珍而重之,总是偷偷摸摸地注视他,一被发现就红着脸转过头去。叶修陪着苏沐橙看多了肥皂剧,不难从中琢磨出些许端倪。

但他并未多想,也从没想过要说开纠正什么的,他知道自己在乔一帆心里的地位,队里又没有跟乔一帆年级相仿的女孩子,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训练紧张没时间发泄,误把感情放错了地方也属正常,等再长大些,遇见正确的人,很快就能弄明白了。

退役后他回了北京家里,之后又在联盟总部任职,不常回兴欣,渐渐地便也淡忘了这事,直到半分钟前,那四个字如此清晰地从对方口中传进他耳朵里。

叶修活了三十年,不是第一次被人表白,却是第一次觉得这事这么惊心动魄。

还这么痛。

可是紧接着,滚烫的液体落在他肩窝,又让他的心一下子软下来,斥责的话一句也说不出。

他很想揉揉眼前这个人的头发,抱抱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他没办法给出回应。

这个总是安静地待在他身边,如同绵羊般乖巧温顺的少年。这个在他退役之后,拼命带着队伍拿下第二个冠军的后辈。喝醉了酒,咬了他一口,说出了喜欢他,然后抱着他哭了。

叶修摸不清乔一帆对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他认为自己只当乔一帆是个惹人心疼又很坚强很努力的后辈。

他觉得这事不太好办,不说清楚不行,可要是说得太明白伤了人家小年轻的心也不好。正思考着对策呢,身上忽然一沉,接着耳边传来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乔一帆压在他身上,睡着了。

——TBC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