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夏-我一定会回来的!

杂食,杂食,杂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爱啥写啥,喜欢啥推啥。
整天吸猫吸狗吸小海豹。
更新极其随性。

【乔叶】在我心上(01)

趁着考试空当还是忍不住摸起了鱼嘿嘿嘿嘿(๑•̀ㅂ•́)و✧

原著向1V1,私设叶修退役后将兴欣队长职位交给了乔一帆

剧情跟之前发的段子有比较大的出入,篇幅估计也要变长不少

但是XXOO和小攻边X边哭什么的还是会有的!毕竟是想写这个才摸的鱼嘛w

蓝鹅还有六门考试,慢慢摸吧总之www

为冷CP添砖加瓦!

——

01.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前辈有多好!”

闹哄哄的酒店包厢里,一道清澈却难掩醉意的声音猛地炸起,一时间,开心聊着天的三个姑娘停了下来,原本正一左一右地怼着坐在他们中间的前队长的方锐和魏琛也停了下来,众人一齐转头,看向大圆桌另一端,胳膊肘撑着台面努力想要直起脖子来的小乔同学。

乔一帆已经醉得有点厉害了。

他其实很少有喝这么多酒的经历,仔细算起来,这大概只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第十赛季兴欣披荆斩棘拿到总冠军,热热闹闹地庆功宴刚结束,结果第二天叶修丢下一句“该回家了”就不见踪影。那天晚上乔一帆一个人爬到上林苑排屋的房顶上,吹着初夏的夜风,喝光了好几罐啤酒。

头天的庆功宴上都没被魏琛方锐联手灌醉的人,硬生生自己把自己给灌醉了。

上林苑小区近市中心,大都市的夜晚灯火通明,通常是仰着头望到脖子都酸了也数不出几颗星星,那夜倒是难得,晴朗无比的夜空星星点点,在醉得晕乎乎的乔一帆眼里模糊成一片。

他想,前辈怎么就要退役了呢,他明明还能打出三十七连胜的单挑战绩,明明能用六点五秒碾压轮回三大高手,是他让曾经无人在意的自己变得能够亲手触摸想要到达的荣耀之巅……

哦,对了,前辈是回家去了,沐橙姐说前辈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一定很想念吧。

离开了也好,他又想,反正总归有一天要走的,早一点也好。

兴欣确定进入季后赛的那天晚上,乔一帆曾经问过叶修,等兴欣拿了冠军之后,他有什么打算。

彼时叶修正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抽烟,听到他的问话愣了愣,眼神放空了一阵,隐隐又泛起些微波澜,笑了笑道:“还不知道呢,再说吧。”

青年修长有力的手指夹着根香烟,橙红火光好似在乔一帆心头轻轻燎过,既疼又痒。

那时候他就知道他的前辈可能会离开了。

乔一帆躺在仿瓦片的屋顶上,最后一罐啤酒也被他喝光了,他把手臂搭在眼睛上,用力地按了按,心想,幸好,幸好前辈走了。

不然他可能就快要忍不住了。

即使他曾经最擅长的就是忍耐,把自己想说的话想做的事想要完成的梦想通通憋在心里谁也不提,还是会忍不住的。

毕竟他的前辈那么好,那么好。

“……前辈……”

乔一帆透过醉眼朦胧,努力地想要看清对面那个人。青年脸上是关切的表情,眼神里又带着点疑惑,也正看着他。

从前那人就经常露出这样的表情。

在他趁着技术指导的机会,假装不经意地往身后那人怀里靠的时候。在他借着递水杯的动作,指尖在那人手背轻轻滑过的时候。在他望着那人的侧脸出了神,来不及收回目光被抓个正着的时候……

焦距对不上了,乔一帆眼前一阵模糊,那人好像又要消失了似的,他着急起来,迫切地想要剖白自己。

“前辈是,世上最好的人……”酒精麻痹了神经,以致说话都变得困难,他大着舌头口齿含混不清,眼眸却反射出灼人的亮光,“因为前辈,才有兴欣,我才会在这里,才能,拿冠军……”

“唔……”

晕眩感加重,乔一帆终于支撑不住,脑袋一歪趴到在桌面上,带倒了手边还沾着白色啤酒泡沫的杯子,玻璃杯滚下桌沿落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围观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又一齐转头去看叶修,每个人脸上都仿佛写着“还不快去管管你儿子”几个大字。

叶修:“……”

魏琛在一边叹道:“要我说啊,咱们小乔队长就是人太好了,光知道记着人好,也不想想是谁害他这几年这么辛苦的。”

“就是,”方锐附和,“当初某人一走了之,那么大个摊子竟然就丢给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啧啧啧。”

叶修对这两人的“控诉”似若未闻,起身往乔一帆那边走。

面上虽不为所动,其实他心里对乔一帆也是有些歉疚的。三年前他退役回家,临走前将队长职务交给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年。他自己曾经也是十几岁就当了一队之长,是以于年龄上未觉不妥,只是乔一帆比他最初所要面对,总归是多了许多。

第十赛季,他操作着从未曾出现在职业赛场上的散人,带领队友们一路向前,历经无数磨合、调整与经验积累,才打造出接近完美的配合。而当他离开,再也没有第二个散人,已经适应了他那复杂打法的战队成员们必须迅速与新转会来的队友形成配合,这其中队长的任务之重可想而知。

而这只是一方面。第十赛季刚开始没多久兴欣就受到了“全是靠叶修才撑起来”的质疑,拿到冠军后这类言论更盛。兴欣需要一个证明,但由叶修退役而引发的一连串变动终究不小,十一赛季,他们勉力进入季后赛却最终止步八强,十二赛季更是令人遗憾地输在四强第一场比赛。

现在,时隔两年,兴欣终于又捧回了冠军奖杯。

就在两个多小时前,叶修站在一片喧闹的观众席上,第一次感受到不是自己带领队伍参与比赛拿到冠军却无比激动兴奋的新鲜体验。

这次比赛是兴欣的主场,这夜更是兴欣的荣耀之夜。周围全是欢呼尖叫,叶修用力鼓掌,仿佛一下回到了三年前,而这一刻手捧奖杯站在领奖台上,被众人簇拥于中央的,是乔一帆,那个曾经谨小慎微毫无存在感的少年。

如今的乔一帆依旧笑容羞涩气质腼腆,周身却多了大气沉稳的气场,自信似从眼眸深出晕染开来。他用还微微颤抖着的手高举起冠军奖杯,视线却是分毫不差地看向了几乎要被淹没在观众群里的叶修,神采飞扬的模样,倒像个讨要夸奖的孩子。

我做到了,我没辜负你的期待和信任。

那一刻,叶修忽然很有把这个大男孩摁在怀里狠狠地揉揉脑袋的冲动。

趴在桌上的乔一帆嘴里含糊不清地不知又嘟囔了什么,叶修一手轻轻按在他脑后,俯下身轻声唤道:“一帆,还醒着吗?”

自然是得不到回应,一旁的陈果这时从由乔一帆的“真情告白”而引发的回忆中抽回心神,从挎包里掏出一张房卡递给叶修,“幸好我早有准备,你先送小乔上去休息吧。包子,来搭把手。”

还在啃排骨的包子:“好嘞!”

叶修摆了摆手,“不用,你们继续吃吧,”他把乔一帆从椅子上拉起来,一只胳膊挂到自己脖子上,“我能行。”

“我叫客房服务给你们送醒酒的东西,有什么事儿记得打电话啊。”眼见两人半搂半抱地出了门,包厢门关上前陈果追着补充了一句。

转回身,正对上苏沐橙一脸微妙的表情,陈果奇怪道:“沐沐,怎么了?”

“嗯?”苏沐橙笑的明媚动人,“没什么呀。”

——TBC

评论(2)

热度(46)